1819、血祖再临

    1819、血祖再临 (

    郑拓想要继续前行,他想看看,流放之路的尽头究竟有什么。

    但他依靠自己完全做不到。

    他曾尝试利用无上道纹炼化流放之路中的某些力量,但是很可惜,他们什么都感应不到。

    如今。

    若是能够借助叶仙的力量帮助自己,也许能够进入到流放之路的深处,看到其中究竟有什么。

    叶仙被郑拓抓着手,看上去非常抗拒。

    就在此时。

    嗡……

    二者感受到一股力量从后方传来,也就是流放之路入口的位置。

    二者便是急速向着入口所在的位置前行。

    其中一大阵营之中。

    是谁在战斗?

    “战斗时常发生,与你我关系不大,走,咱们去流放之地深处看看。”

    “不管如何,你我应该去看看。”

    然而。

    “好,你我回去看看。”

    因为他不仅仅发现了朱雀门主的气息,还有飞天神鹰,青鸾,猪王,鹏王……

    望着叶仙的背影,郑拓摸了摸鼻子。

    突然!

    诸多势力加持在一起,共十二位半步破壁者。

    朱雀门主的波动?

    什么情况?

    朱雀门主与人在战斗吗?

    与此同时。

    这个叶仙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那气质引得自己想要靠近对方。

    那些熟悉的气息出现,看上去在与人战斗,而这个人他仔细感受后,不由面色大变的看向叶仙。

    什么情况!

    自己好歹也是经历过诸多风雨的存在,为什么遇到这个叶仙后会如此贪恋儿女私情。

    一种我仅仅能够感觉到,但完全说不出来是什么的气质吗?

    郑拓心里想着,快步跟上叶仙。

    叶仙如此说道。

    事情并非看上去的简单。

    作为剑宗传人,她有义务为所有人主持公道,若是血祖真的又来攻打流放之城,她有义务出手斩杀血祖。

    “怎么回事,血祖怎么会出现在流放之城中,那可是整个流放之城最大的敌人,会引起整个流放之城所有人围攻的存在。”

    郑拓一副忘记这件事的样子,当即表示抱歉。

    郑拓犹豫,要不要回去看看。

    他们二者刚要前行,郑拓便是感受到了某些波动,那是他非常熟悉的波动。

    “你的手可以放开了。”叶仙简直无语,这个家伙真是无耻。

    说着。

    流放之城中战火冲天。

    另一个势力之中。

    以血祖道纹为主。

    叶仙自然不会相信这个家伙,不过如今情况紧急,她没有过多说什么,起身便是奔着入口所在飞去。

    叶仙停下脚步,一脸怒意的盯着郑拓。

    郑拓说完便拉着叶仙的手,打算继续前行。

    怎么回事?

    叶仙则在此刻缓缓吐出两个字:“血祖!”

    “有事吗?”郑拓满心不解。

    郑拓与叶仙互相一眼,皆是满心不解。

    以黑龙帮帮主黑龙为首,下面有各大势力加持,其中以朱雀门门主最为耀眼。

    不对。

    且从如此波动分析看来,双方的战斗层次已经极高,也就是说朱雀门主在与人玩命。

    “奥!”

    如今有两大阵营正在开战。

    他们二者所在的位置极深,在这个位置还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力量波动,似乎预示着此时此刻的流放之城中,正在发生着一些恐怖的战斗。

    血祖道身的身边有鹏王,猪王,猴王,等等二十位半步破壁者。

    两股阵营此时此刻正在大战,彻底乱作一团。

    因为黑龙等人的人数并不占优,所以他们不断被逼迫,一步一步,便是被逼迫到了流放广场之上。

    战斗暂时停息,血祖道身上前。

    “没用的,没用的,你们的反抗是没有用的,黑龙,我非常欣赏你,只要你加入我的血族,你便仅在我一人之下。”

    血祖道身意气风发,整个人身穿血袍,散发出强横无匹的气息。

    看到如此血祖,黑龙沉默不语。

    反而是朱雀门主,看向血祖身后的众人。

    “你们这群叛徒,居然暗中投靠血祖,你们难道忘记血祖曾经屠杀过你们的亲朋好友,你们如今居然认贼作父,如此的你们,也配拥有如今的修为,真是可耻。”

    朱雀门主义愤填膺的咒骂,整个人被气的浑身颤抖,恨不得施展手段,将这群叛徒全部斩杀。

    “朱雀门主,莫生气,生气可就不好看了啊!”

    猪王笑哈哈上前,看上去对朱雀门主很是喜欢的样子。

    “朱雀门主,你应该知道,修行界的规矩,谁的拳头大便听谁的,如今血祖的实力高过你我,我们自当以血祖大人为主,你这有什么不妥吗?”

    “就是!”有狈王开口道:“朱雀门主,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流放之地的流放之城,能来到这里的家伙,皆是大奸大恶之辈,做惯了坏人,我们没兴趣做好人啊!”

    面对狈王如此话语,众人皆是高举双手赞成。

    “做好人有什么意思,做坏人才能吃饱喝足,在这鬼地方,你还想让我们做好人,那不就是找死。”

    “朱雀门主,你曾经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如加入我们如何。”

    各种声音吵闹不断,他们看上去已经彻底臣服于血祖,此时此刻,没有人会因为朱雀门主的话而回心转意。

    与之相反的情况很快出现。

    血祖上前,看着朱雀黑龙等人,“各位,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一次选择的机会。”

    血祖的目光看向朱雀门主背后的众人。

    “你们可以不死,你们甚至可以不用加入我的血族,我可以让你好好的活下去,只不过,你们需要每段时间交给我一些你们的精血便是,作为半步破壁者,你们的精血几乎取之不尽,给我一点点,用精血保护住性命,我相信,这是最划算的交易,不是吗?”

    血祖的话语带着某种力量,当即便是震慑住了所有人。

    一时间。

    朱雀门主后方有些人蠢蠢欲动。

    他们不想死,特别是如今,面对对方如此多的强者,若是正面厮杀起来,他们必死无疑。

    要知道。

    从战斗到如今,已经死了很多人,其中有他们的朋友,有他们的伙伴,如今看来,再战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1819、血祖再临 (第2/2页)

    “各位,不要听他的鬼话。”朱雀门主十分强势,“这个家伙不会放过你们,他如今说出此话,不过是稳住你们,到时候,他会将你们当成自己的餐食养起来,然后一点点吸干你们的精血,帮助自己的本体修复实力,这便是他的计划。”

    朱雀门主已经发现问题的关键。

    血祖这个家伙,居然想将流放之城中所有的半步破壁者,全部培养成自己血容器。

    活着的半步破壁者,远远比死掉的半步破壁者对他有用。

    因为只要活着,便能源源不断的产生精血,但是若死掉,便是成为了一次性的精血。

    “朱雀门主,你代表不了任何人,你只能代表你自己。”血祖微笑着说话,“你应该明白,与活着相比较,缺少一点点精血而已,算不得什么伤害,何况我又不多要。”

    “少废话,你若想要,只能是我们的尸体!”

    朱雀门主性格刚烈,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隶。

    “各位,我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们。”血祖说着,“我本体的伤势就快要恢复到八成左右,相信,若是有各位的精血帮助,定然能够恢复到巅峰状态,待得我的本体回复到巅峰状态,我可以答应各位,带各位离开这流放之地,重返原始仙界,而且,我会在原始仙界中建立势力,到时候,你们可在原始仙界中自由自在的生活,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打扰。”

    血祖的话语使得众人心动。

    生活在这流放之地中,他们纵然已经习惯,但仍旧希望回到那个花花绿绿,充满美妙的原始仙界之中。

    别的不说。

    原始仙界中的机遇无数,而这里的机遇几乎等于零。

    回头。

    若是血祖真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们还有破壁者存在的保护。

    如此一来。

    朱雀门主背后的人开始心动。

    “朱雀门主,抱歉了。”

    有人说了一声后,转头便是加入到了血祖阵营中。

    “不错不错,你能及时醒悟过来,非常不错。”

    血祖对于重新加入自己阵营的人,表达出非常开放的欢迎。

    看到如此一幕,又有几人出现,加入到了血祖阵营之中。

    一时间。

    朱雀门主等人本就不多的人,一下子少了好几位,最终居然仅仅剩下六人。

    朱雀门主,黑龙,黑哮天,青鸾,龙族男子,独角兽女子。

    仅仅如此六个人而已,看上去属实难以对方二十多人,将近三十人的团队抗衡。

    纵然双方实力差距如此巨大,但血祖仍旧没有强攻。

    他看向朱雀门主身边的黑龙。

    “黑龙道友,我可以不需要你的精血,只要你不参与这件事就好。”

    黑龙的实力很强,血祖当年亲自领教过。

    当时他还是以本体战斗,就算如此,也没有从这黑龙手中讨得太多好处。

    没有错。

    当年他乃是破壁者受伤,居然没有秒杀这个黑龙,甚至与这黑龙打的有来有回。

    在他看来。

    黑龙距离成为破壁者存在,就差一条原始道纹。

    只要有原始道纹的存在,黑龙能够轻松将其炼化,使得自身成为破壁者级别的存在。

    所以他对黑龙才会如此重视,若是这黑龙全力出手战斗,就算能够将其斩杀,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他身边这群家伙可都是自己的血库,损失任何一个对他来说都是天大的损失。

    面对血祖的如此话语,黑龙表情平静。

    他的目光看向血祖背后,那几位曾经跟随过自己的属下。

    那几位半步破壁者看到黑龙的目光后,当即便是低头,不敢与黑龙对视。

    黑龙对他们很好,甚至对他们的修为有过指点,让他们的修为有巨大提升。

    如今。

    血祖来袭,这个家伙家伙居然选择背叛黑龙。

    “你们几个真是好样的啊!”

    说话的是黑哮天,黑龙身边的军师。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啸天军师,我们不想死。”有人说话,看上去颇为无奈。

    “狗屁,一群废物,作恶人都做不明白,也配在这里与我犬吠,回头若开战,看我不宰了你们几个狗东西。”

    黑哮天强势无比。

    他如今代表的就是黑龙,所以整个人的气势霸道非常。

    那几个人听闻此话,当即心虚的不敢说话,因为他们真的害怕黑龙出手斩了他们。

    可以说。

    以他们对黑龙的了解,若是黑龙想出手斩了他们,在场任何人都拦不住。

    双方的气氛因为谈话变得更加紧张,随时都可能开战的样子,搞得所有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反观血祖。

    他显得十分轻松,看向黑龙等人。

    策反还是要策反的,因为他并不想真的战斗。

    “黑龙道友,我尊重你的人格与实力,所以,你看这样如何,不如你我各派出几位强者对决,若是我们赢了,你们便加入我们,若是我们输了,你们自然可以放心离开。”

    血祖自信非常。

    如此手段算是一种办法。

    他并不希望身后的人参与生死搏杀的战斗,因为他不想有任何一个人死掉,虽然不希望有人死掉的理由听上去很残忍,但事实的确如此。

    听闻此话。

    朱雀门主几人看向黑龙,等待黑龙的回应。

    “血祖,我们需要商量商量,你等着吧。”

    黑哮天不愧为军师,当即便是如此说道,然后拉着几人进入到流放之路中。

    看着离去的几人,猪王上来,来到血祖身边。

    “血祖大人,黑啸天这个家伙非常狡猾,其此时此刻,怕不是在商量手段,你我要不要现在直接出手,将他们全部镇压。”

    猪王非常狠辣,若是他主导一切,早就出手,何必如此磨磨唧唧,还跟对方玩决斗。

    “不着急,不着急,让他们商量便是,我反而想看看,他们能商量出什么手段来。”

    血祖转身端坐在太师椅上,优雅的饮着灵茶,看向远处正在商议的几人,等待几人给予回应。

    猪王见此,没有敢多说什么,不过看样子多有几分不服。

    很显然。

    他猪王绝对不会甘心做血祖的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