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拳击室

    很快,沈青予根据酒吧墙上的路标指示来到拳击馆。

    “砰——砰——”

    “砰——砰——”

    一个个训练室,传来阵阵闷响。

    每个参赛的选手都有一个私人空间留作训练。

    沈青予对这些敞开的门里的训练者一点都不感兴趣,来这里也只是为了应付孙经理,便硬着头皮快速往拳击台那里走去。

    直到其中一个训练室内,有人的聊天内容吸引了她,她才慢悠悠地放慢了脚步,仔细聆听——

    “诶,你们听说没有,这次总决赛,加了个新人叫什么‘陆哥’的?”

    “陆哥?是不是前段时间,将别人膝盖硬生生打碎的那个陆哥?”

    “就是他!据说他一直都是个狠辣的角色,似乎很喜欢虐待人,每次伤人的时候都带着麻木的笑,是个十足的变态……”

    “我也听说了,很多人都被他整的不是残废就是进ICU。”

    “可不是嘛,下手这么重的做法,我也是第一次见!说起来也奇怪,他一直没参加过比赛,不知道今晚怎么就突然参加?”

    “那谁知道啊!咱们可得小心点,别惹毛了这种变态……”

    几个人讨论的声音,逐渐清晰传到沈青予的耳朵里,她顿时皱起眉,不由地顿了顿脚步。

    他们说的这个姓“陆”的变态,难道是陆时衍?

    沈青予摇摇头,否定掉刚才的猜测。

    应该不是!

    他还在外地出差呢,没听说过要在今天回来……

    她在心里忐忑了好一会,才迈开步子继续往里走去。

    “哇哦!”突然一道欢呼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循声望去,看见许多观众围着拳击台加油助威。

    而旁边,是一个穿着红色短裤赤裸上身的男人,正在带牙套,和绷带以及拳套。

    拳击台的另一边是,穿着黄色短裤光膀子的男人,也在为即将开始的比赛做准备。

    很快,比赛时间到。

    两人轻快地上场,随着中间的裁判一声令下,他们开始相互攻击起对方来。

    拳拳到肉,招招致命。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打得不分胜负。

    周围观众看得热血沸腾,不断发出喝彩声和尖叫声,气氛达到最高潮。

    “加油!上!”

    “上上上……”

    “……”

    整个大厅里充斥着比赛选手的撞击声和观战者的助威声。

    “啊!”

    忽然,穿着红色短裤的男人被打趴下,嘴里吐出很多血。

    沈青予实在受不了这种暴力血腥的场景,便忍着生理不适离开了比赛现场。

    见离回酒吧的时间还早,她收拾好情绪,在从未来过的拳击室里闲逛了起来。

    走着走着,她发现前面的吸烟区,逆光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她,正在吸烟,身材修长笔挺。

    单薄修身的白衬以,配上黑色西裤,简直比世界名模的身材比例还要养眼很多。

    望着这个陌生的绝佳背影,沈青予停下脚步,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怎么会有这么好身材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模特……”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男人吸下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掐灭扔到垃圾桶里,随即脱下身上的衬衣,后背上露出狰狞斑驳的伤痕,密集又恐怖!

    他拿起一旁桌子上的拳击手套,开始戴了起来。

    “……”

    沈青予借着指示灯的光线,看清楚了男人身上的刀疤、枪伤、棍棒留下的痕迹,顿时吓得她连忙转身走开了。

    陆时衍刚戴好一只手的拳击手套的同时,察觉到背后的动静,警惕之余,他猛地转过头看去,目光冷锐,带着一丝杀戮的味道。

    一眼望到大厅布局的地方没有一丝可疑,只有人们围着台上的两个拳击手在呐喊。

    他收回视线,将另一只手的拳击套戴好,然后从另一个门进入了休息区。

    沈青予在狭小的楼梯间站着,想到刚刚男人背后的那些伤痕,莫名觉得心惊胆颤。

    “这个人太危险了。”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她赶紧收敛情绪,缓缓地坐在了台阶上。

    大厅那边的观众们太嘈杂了,她不过去捧场了,就打算在这坐到十点半再去往酒吧。

    这样,不但按照孙经理的要求捧场了,还能避免尴尬。

    她静下心来,拿出手机听歌,为一会即将试唱的歌曲做准备。

    ……

    私人休息室里,陆时衍刚从沙袋边退出,取下手套,再从桌子上拿起一根棒棒糖,拆开袋子叼在嘴里。

    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面前的茶几上一直放着电脑屏幕,显示的正是家里监控的画面。

    他盯着看了许久,才转移视线看向对面的沙发沉思。他的神色阴郁、冷漠,眼睛微闭,像是睡着了。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陆时衍淡淡道。

    门打开了。

    “陆哥,通知您一声,快到您上场了!”来人正是小李。

    他走进房间,看到陆时衍正躺在沙发上假寐,立刻把脚步放轻,悄无声息地退到一旁,安静等着陆时衍醒来。

    片刻后,陆时衍睁开眼睛。

    他揉了揉眉心,问:“几点了?”

    “快十点半了,陆哥。”小李回答。

    “知道了。”

    “陆哥,要喝点儿水吗?”

    陆时衍抬头看向男人,沉默片刻后,说:“给我倒杯温水。”

    “是,陆哥。”

    刚端起水杯,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阿意。”陆时衍接起电话,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异常。

    “你妹妹陆时心,最近很好,我亲自在背后悄悄护送,确定没有人在跟踪了。只是……”

    电话那边停顿住。

    “只是什么?”陆时衍蹙眉。

    “……之前欺负她的那伙人,我刚查出来了,是顾家老爷子找人做的。”

    “什么?”陆时衍放下手里的水杯,表情凝重起来,“果然是顾家。”

    “对,你猜的没错,他们是有目的的!”赵天意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他们的目的和把孙女嫁给你的目的是一样的,全都让你猜中了!”

    “呵,是吗?”陆时衍勾唇,眸底闪过一丝讥讽,“顾家就这么迫切的想得到陆家的一切?看来我真是高估了他们。”

    “我们要怎么办?需要马上采取行动吗?”赵天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