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生死危机

    文哥气势汹汹,直接伸手就去抓王浩的脖领,嘴中大骂道:“小瘪三,就你这样的还跟老子玩仙人跳。”

    “我混社会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王浩皱眉道:“我再说一遍,我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你这老马屁没完了?”

    “哎呦,你这小子都知道老马屁,还说你不是荆南人!”文哥伸手就朝王浩抽来:“比醒子找死!”

    啪!

    一道巴掌声后,文哥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王浩揉了揉手腕,踩着文哥的脸说道:“她是杂戳巴子,你也信戳丹!”

    随后,王浩抬脚就是一顿扁踹,给文哥没有纹身的地方都纹上了一圈脚印,衣服上都是灰印子。

    “你特么打我大哥!”一旁的小弟抄起一条板凳就朝王浩打来,随后被一巴掌抽飞五米远。

    王浩踹了好一阵儿,过江龙都被踹成了钻地鼠,灰头土脸。

    文哥被小弟扶着,肿着两只眼凶狠道:“小比,你敢惹我过江龙刘文,别让我再在荆南遇见你!”

    王浩抬手又作扇势,刘文立马拉扯着小弟跑了,临走还听见一句:

    “把车开来,这是咱租的,明天还得还呢!”

    王浩听后,哑然失笑。

    这白伶嘴里没一句实话,那刘文也是这种货色,车是租的,大金链子估计也是游泳的时候会飘起来的。

    王浩随手拿起一根剩串,看向对面的白伶,发现对方不光没跑,而且还一脸潮红的站在原地。

    “王,王浩,你别过来啊!”白伶退后几步,双腿不住地打颤。

    “怕什么,我不是浩哥吗?”王浩一脸玩味的走向白伶,继续道:“咱们还得讨论怎么分赃呢,四六分,来吧。”

    王浩右手穿过白伶腰肢,将其直接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抬着就往自己的酒店那边走去。

    周旁的人看的目瞪口呆,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毕竟混江龙被扁踹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酒店。

    王浩一把将白伶扔在床上,后者立马尖叫道:“你干嘛,你要干什么!”

    王浩邪笑一声:“我还能干嘛?”

    “你不是说你晚上伺候我伺候的很好吗,现在马上伺候一下我看看。”

    白伶的长相着实不错,她本就是白家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所用的护肤品都是最顶级的,皮肤十分白嫩。

    她今天更是穿了一身白色衬衫,透过衣扣可以瞧见里面的黑色蕾丝边内衣,腿之上包裹着肉色的丝袜一直延伸到腿根处,将珠圆玉润的大腿衬托的更加诱人。

    白伶的俏脸之上带着红晕,贝齿用力的咬着嘴唇,呢喃道:“王浩,我现在这种下场,全都是被你害的,你明白我有多苦吗?”

    “爷爷不要我了,我去江州好不容易找到了靠山,又被你给搅黄,如今我只是想从那个人身上弄点盘缠,好回荆南,可是又被你给搅黄了,我恨你!”

    听见这话,王浩脸上笑容一收,也不再作弄这个白伶。

    他冷声道:“你觉得你这一切都是我害的?”

    “那不然呢,都怪你,我才会从白家大小姐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白伶恶狠狠地盯着王浩。

    “都怪你!我要杀了你!”白伶突然从腰间摸出一把刀,猛地朝王浩刺去。

    啪!

    下一秒,白伶白嫩的脸上就多出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头发都披散了下来,手中的刀也掉到了地上。

    王浩收回手,冰冷说道:“今天我替你爷爷教你一句话,八个字,你牢牢记在心里!”

    第2/2页)

    四目相对,王浩一字一顿的对白伶说道: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他从包中翻出一张银行卡,扔给了白伶。

    “你拿着这些钱,花完了之后如果真正明白了这八个字的含义,就回白家,我会让白老把你重新纳入白家,明白么!”

    说完,王浩转身离开房间。

    白伶看着王浩的背影,久久凝望,有些不知所措。

    她捏着床上的银行卡,有些不可置信,但脸上无时无刻不在滚烫发痛的指印又在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意思。”白伶喃喃道。

    另一边。

    王浩离开之后,去楼下四楼又重新开了一间房,躺在床上就准备合上双眼好好休息一下。

    今天已经很累了,还被白伶这女人污蔑了一番,更恼火几分。

    正当他准备合眼的时候,突然发现窗帘没有关,便起身准备将窗帘关上再睡。

    他虽然是男人,但是也要讲究一下,毕竟裸睡被外面的人看到不太好。

    王浩刚刚起身,靠近窗户,心跳却突然“砰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

    “怎么回事!”

    王浩右手捏住胸口,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有如此剧烈的心跳!

    并且,一股从心头迸发而出的危机感正在将他慢慢包裹,好似下一秒就会面临生死危机一般。

    王浩看向窗外,浓厚的夜色好似一头深渊巨兽,正在等待着将他吃掉。

    瞳孔突然放大!

    倒映的黑色瞳孔中,一颗14.5毫米口径铜色子弹,裹挟着一往无前的劲风,朝着王浩的眉心冲刺而来!

    哗啦!

    酒店的钢化玻璃在这颗子弹面前如同纸糊的一样,瞬间就被穿破,如同雨点一样落在地上。

    王浩感到浑身冰冷,他感到那颗子弹距离他此刻的距离仅有数毫米,直逼额头的死神镰刀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寒气,用尽全力也无法移动身体分毫。

    我要死了吗?

    不!

    我的亲生父母还没有找到,天回的子公司还没有顺利开业,我还没有成为举世神医!

    一股强烈的求生本能瞬间顶上王浩的头顶,体内的阴阳真气疯狂运转,生死二气交织在一起,裹挟着体内剩余的些许阴寒之气,在他体内疯了一样的游走,将身体的潜能全部调动了出来!

    我不能死!

    在子弹即将射爆王浩头颅的前一秒,他整个人向一旁倒去,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王浩房间对面的一座废弃楼楼顶,一个身穿皮衣的女人,抓着狙击枪大骂一声:“该死,这都让他躲过去了!”

    她手中的GM6“山猫”,精度是出了名的高,即便跑步射击也不会偏差多少,射速也是高达恐怖的870m/s,比飞机的巡航速度还要快上四倍

    若是命中,即便是大象也会被直接打爆,堪称一切碳基生物的克星。

    可惜,没命中。

    “我不信你能躲得过两次!”

    皮衣女人迅速的调整子弹,想要再度寻找射击角度。

    然而此刻,她却突然发现王浩的房间之内人影突然消失了。

    不光如此,还有一种死亡的危机感将她笼罩。

    皮衣女人大叫“不妙”,双手如舞花一般将狙击枪迅速拆卸开来,然后装在包里,往楼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