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泉眼

    秦冉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毕竟只跑了大概半刻钟的时间,再加上苏玄棠等人的速度也不算太慢,自然不能拉开太远的距离,此刻已经快要被苏玄棠等人追上来。

    血光从身后而来,几乎片刻便至。

    “上官师姐,还要多久!”

    他感受到了如山的压力,不由大喊了一声,只是上官雪几人显然是陷入了绝对专注的状态,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该死。”

    秦冉心头一沉,深知绝对不能让苏玄棠等人影响到上官雪的动作,故而深吸了一口气,果断朝着后方追兵迎了上去。

    “废物,休想再动用同样的招数!”

    毕元怒吼一声,却是色厉内荏,眼中充满了忌惮之色。

    断裂的手臂,至今都隐隐作痛。

    秦冉看到了几人的忌惮,内心却很是无奈,他倒是想要继续动用玄光镜,奈何玄光镜并不能无限动用,方才查看之时,便看到玄光镜的神力已经消散了不少,至少要三五日才能恢复完成,至少此刻绝对不能再次动用。

    想来也是,这般效用强大的法器,如若可以无限动用,岂不是随时可以令对方陷入迷茫无措的状态,任意杀之?

    世间恐怕没有这般逆天的法器。

    苏玄棠则是注意到远处的暗红色光球,眉头微微一皱,不再想与秦冉浪费时间。

    “杀了他。”

    一声落下,十数人不由分说攻了上来。

    秦冉刻意拉开距离,随后似乎无法甩开众人的攻击一般,面露惊慌之色,然而就在那些攻击落在身上之时,身影又如同泡影一般消失,正是一招镜花水月完美奏效。

    他真正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十丈之外,面色却依旧难看至极,回头望向上官雪,发觉几人还是那般状态,不由心情沉重。

    镜花水月若是多次施展,必然会被看出其中破绽,危险极大!

    苏玄棠几人再次被秦冉愚弄,一个个都怒不可遏,攻势愈发凶猛,迫使秦冉不断后退,转眼之间越发接近了后方的上官雪等人,不过,秦冉很快面露喜色,因为他看见一道极为凌厉的青色剑气汹涌而来——

    那是上官雪的一剑!

    暗红色光球已然消失,转而变成了一个漩涡一般的入口,散发出强大的吸力!

    上官雪站在入口处,神情冷漠。

    秦冉心头大喜,速度全面爆发出来,轻易便避开了上官雪有意让他避开的一剑,后方的敌人却没有那么好运,只能狼狈闪躲,其中还有近乎半数人受到剑光影响,负伤严重,喷出了一口鲜血,就连苏玄棠也不得不停止攻击。

    论及正面战斗的能力,上官雪远超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必须避其锋芒。

    与此同时,上官雪向后一步,没入漩涡。

    秦冉也已经反应过来,马上踏入漩涡,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撕扯力,好似漩涡将他生生拖入了其中深处一般。

    “追!”

    苏玄棠更为恼火,声音变得极为低沉!

    他们朝着暗红色的漩涡冲了过去,然而就在即将靠近的最后一刻,暗红色漩涡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随之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没有留下一丝一毫踪迹,只剩下一条熔岩道路!

    “该死,他们跑了!”

    毕元握紧拳头,不由骂了一声。

    苏玄棠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屈辱,冰冷无比的目光看向了一名虎牙帮弟子,血雾将之包裹,随后不顾其一脸惊恐,吸食其血肉,转眼间将之吸食殆尽,他消耗的血气得以补充,面色却难看至极,又一次,又一次被耍了!

    他们此行便是必须重点关注碧霄仙宗,如今终于明白了碧霄仙宗究竟为何而来,偏偏他们并没有开启那个通道的方式,如今竟然眼睁睁看着上官雪等人从眼前溜走!

    其他人战战兢兢,根本不敢应话。

    “走,回去。”

    苏玄棠满腔怒火,却是强行冷静下来,压抑到了极致的声音响起:“他们还留下了一个人,留他一条性命,凭他方才舍命拖延的模样,不会放弃那个人,既然如此,我们等他们出来便是,下次若是还放他们离开……”

    他看向了身后的所有人,目光冰冷。

    “你们谁也别想活。”

    众人皆是浑身颤抖,低头不敢言语。

    他们无法进入泉眼,不得不开始返回。

    而在这同一时间,此刻的秦冉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天旋地转,世界仿佛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的世界竟真的发生了剧烈变化,全然不同。

    此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宽阔滚烫的岩浆消失了,一条条充满了裂痕的熔岩道路消失了,苏玄棠等人同样消失了,反倒出现了一棵棵高耸入云的树木,显然身处丛林之间,他内心颇为震惊,仔细查看,这丛林之间弥漫着大雾,肉眼看不了多远。

    抬头看去,同样看不到树木具体有多高。

    唯一可以看到的是,前方的大树之下,站着一个身穿青衣,背负长剑的身影。

    上官雪安静站在那里,显然更早恢复意识。

    至少暂时安全了,秦冉这么想着,检查了伤口发现并无大碍,便渐渐站起身来,目光看向上官雪,微微笑道:“好了,咱们现在总算是摆脱了他们。”

    “方才是我误判了开启泉眼的时间,抱歉。”

    上官雪似乎并不打算回答秦冉的话,她淡淡开口,声音没有丝毫情感。

    秦冉静静地等待着,见她似乎没有再更多解释的意思,只能摇头一笑:“上官师姐人长得这么漂亮,实力又强劲,又是大宗门出身,自然是看不上我们这些俗人的。”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方才不是你那一剑,恐怕我已经命丧当场了。”

    上官雪的朱唇轻启,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气氛一时间安静得过分。

    最终还是由秦冉打破了寂静:“上官师姐,我看你站在那好一会儿了,怎么一动不动?”

    “上官师姐你不想再多解释两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