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回 背叛

    第016回 背叛 (

    今晚场地已经被包下来了,几乎所有人都在宴会厅社交,外面的走廊和电梯空无一人。

    甘斓顺利地进入电梯,按下了“9”。

    几十秒后,电梯停在九层。

    电梯门刚打开,甘斓便瞟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匆匆走过。

    是盛攸妍。

    她在打电话,踩着高跟鞋,步伐很快,似乎也没有注意到电梯停下。

    甘斓屏住呼吸停在电梯里没有动,隐约听见她说了一句“楼道见”。

    很快,盛攸妍转了个弯,身影消失。

    甘斓缓缓从电梯走出来,想起刚才听见的那句话,弯腰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跟了上去。

    长长的走廊静谧得诡异,甘斓提着高跟鞋,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

    终于,停在了安全通道前。

    脚步刚顿住,甘斓便听见了里面传来一阵暧昧的声响。

    是女人的哼吟。

    毫无疑问,来自盛攸妍。

    接着,是一道男人的声音:“这就不行了?他满足不了你?”

    听见这个声音,甘斓不自觉地咬紧牙关。

    化成灰她都认得出这道声音的主人。

    “他哪能跟你比,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嗯……”

    “没爱上他?我看订婚宴上,你们可是很恩爱。”

    “演戏而已,他也在订婚宴上玩女人呢……”

    “哦?玩的谁?”

    “我哪知道,唔,慢点,站不稳了。”

    甘斓听着那两人缠绵搞出来的动静,那些痛苦的记忆再次翻涌至脑海。

    甘綦就是被他们逼疯的。

    这对狗男女——

    因为愤怒,甘斓的身体开始颤抖,双眼猩红,眼底泛着水光,杀意尽显。

    她恨不得冲进去,直接将他们捅死算了。

    这个冲动危险的念头刚刚出现,甘斓眼前忽然一黑,她下意识地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嘴巴也被人捂住了。

    甘斓就这么被人拖着走了几米。

    她听见了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伴随着关门声,捂在她眼睛和嘴巴上的手也松开了。

    甘斓定睛抬头,看见了对面的梁晋燕。

    梁晋燕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漠,他垂眸睥睨着她,目光掠过她赤裸的脚,鼻腔内溢出一声冷嘲。

    这一声熟悉而嘲弄的笑,反倒让甘斓的理智回来了。

    刚才是梁晋燕把她拽回来的。

    他捂了她的眼睛和嘴巴。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也听见了安全通道的动静。

    甘斓勾了勾嘴角,扔下高跟鞋往梁晋燕面前靠近。

    她将身体靠在他怀里,抬起一条腿来,脚趾抵上他的西装裤管摩擦。

    梁晋燕抬起她的下巴,“怎么,听墙角听得也想发骚。”

    甘斓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动作也更加大胆,膝盖直接往他腿中间顶,无辜地说:“小姑怎么能这样呀,才刚订婚就给小姑父戴绿帽,我都心疼了呢。”

    第016回 背叛 (第2/2页)

    梁晋燕不为所动,照旧面无表情。

    不过他的身体倒是很诚实。

    甘斓像猫一样哼吟一声,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气:“小姑父,需要安慰么?”

    梁晋燕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缠在他脖颈上的手臂拽了下来,握着两条胳膊把她按到了门板上。

    甘斓听见他解皮带的声音传来,便晓得他要怎么做了。

    她双手撑住门板,回头,媚眼如丝地望着他,主动摇着腰往他身上贴。

    甘斓从梁晋燕眼底看到了一丝鄙夷。

    她毫不在意。

    梁晋燕一向是这样的,一边瞧不起她,觉得她骚又浪,一边又抵抗不了她身体的诱惑。

    ……

    做到一半的时候,甘斓的手机震了起来。

    她双手撑在沙发上,勉强拿起手机,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盛执焰。

    甘斓回头看了一眼掐着她腰的梁晋燕,按下了接听。

    “怎么还没回来,肚子疼得厉害么?”盛执焰关心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也传到了梁晋燕的耳朵里。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手绕到前面按住了她的小腹。

    甘斓抓住沙发,虚弱地回应盛执焰:“嗯,我让服务生带我开了个房间,想睡一会儿。”

    “我过去陪你?”盛执焰问。

    “不用了,你忙你的。”甘斓倒吸一口凉气,“结束了我们再联系吧,那种场合……我也不习惯。”

    甘斓凭借高超的意志力跟盛执焰通完了电话。

    刚放下手机,身后的梁晋燕便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

    甘斓还没站稳,人就被梁晋燕按得坐在了地上,脸撞上了他的大腿。

    然后——

    两分钟后,甘斓瘫软着靠在沙发上。

    梁晋燕拿湿巾清理了身体,很快便穿戴完整。

    他大发慈悲地将湿巾扔到了她身上,淡漠地扫了一眼她脸颊和胸口的狼藉,“脏。”

    甘斓在心里把他祖宗问候了一遍。

    真是个又当又立的东西,都是他弄的,也好意思喊脏。

    甘斓忍下骂人的冲动,抽出湿巾擦了擦脸,楚楚可怜地抬头看着他:“你会和她分手吗?”

    梁晋燕没回答她,但眼底带了几分轻蔑。

    仿佛是在问她:你觉得呢?

    甘斓咬着嘴唇,眼眶发红:“她背叛了你,你不在乎吗?你和我说过,最讨厌别人背叛你的。”

    梁晋燕的面色忽然阴沉下来,走近掐住她的下巴:“再说一遍。”

    甘斓懵了一下,没明白他怎么忽然一股怒气。

    但她很快恢复了平静,“你刚才没有听到吗?她是为了那个和她偷情的男人才和你在一起的,梁先生这么骄傲的人,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