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腻了吧?

    莫二叔被警察带走了。

    派对结束。

    莫迪肖转头看向陆梨,“是不是你?”

    陆梨淡笑,“你在说什么?”

    莫迪肖看着陆梨离开的背影,他皱了皱眉,他怀疑今天的事绝对跟陆梨有关。

    车子驶出了莫二叔家的豪宅。

    警察是来抓莫二叔,跟其他没有关系,他们这些人自然就能自行离开。

    “邱助理,你练过?”陆梨坐在车里,淡淡地问邱俊。

    “对的,我练过跆拳道,老板,你别看我的长相好欺负,实际上,我很能打!”

    邱俊极力的表现自己手臂上的猛男肌肉,他拍了拍,“扎实的肌肉,我以后的女朋友绝对很有安全感。”

    陆梨冷淡地“嗯”了一声,目光却注视着窗外飞速掠过的街景。

    邱俊见状,失落了一秒,但很快又恢复了精神。

    他家的老板真有个性,他喜欢。

    车子平稳地驶进了家门口,陆梨下了车,径直走进家里。

    到了家里,陆梨洗澡吹了头发,整个人就躺在床上。

    家里可真安静,她是不是应该养一条小狗呢?

    还是算了,她不太会养。

    她翻身下了床,走到院子里,她去看了女儿养的鸭宝宝。

    鸭宝宝在水池边无忧无虑地睡觉,小小的身躯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宁静。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屋内。

    明天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今晚她需要好好休息。

    **

    墨本,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

    杨左把莫二叔被抓的事汇报给秦志。

    秦志慢条斯理的吃着素食,点了点头,他知道小梨子的布局。

    他餐桌上的菜色都是素,没有任何肉类的食物。

    管家放轻脚步的走进来,“Max先生的秘书送了一份文件过来,人就在外面等着。”

    杨左见秦志点头,他转头跟管家说道,“让人进来吧。”

    秦志放下筷子,擦了擦唇,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茶。

    窗外的庭院景色怡人,绿树成荫,鲜花盛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气息。

    也不知道小梨子会不会有打电话给他的一天。

    佣人进来收拾餐桌上的碗筷,秦志放下茶杯,他站了起来,走到沙发坐下。

    萧梨目不斜视地跟着管家走进屋里。

    她穿着一身简洁的套装,身材纤细,五官标致。

    她见到秦志,心里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是给他送文件。

    萧梨恭敬地说道,“秦先生,这是董事长让我送来的文件,请您亲自过目。”

    秦志点了点头,接过文件,细细地翻了起来。

    第2/2页)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这是购买白沙海的计划文件,这份计划他并不满意。

    萧梨站在一旁,心里莫名的有点紧张,但脸上保持着专业的微笑。

    秦志把文件合上,抬起头看向萧梨,“你可以离开了。”

    萧梨礼貌地退了出去,心里感到一阵轻松,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势。

    杨左走在萧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客厅。

    他叫住了人,“等等。”

    萧梨停下脚步,她转身,疑惑的看向杨左,“您.....有事?”

    杨左看了挂在萧梨脖子上的公司名牌,中文名字:‘萧梨’,英文名:Lili。

    他微笑地说道,“萧秘书,我送你出去。”

    萧梨点了点头,笑笑,“谢谢。”

    杨左送萧梨上了车,他立刻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查一个人,梨志集团,Max身边秘书,中午名字‘萧梨’。”

    太过于巧合了,‘萧梨’念起来就像‘小梨’。

    而且他感觉这位萧小姐的气质跟陆小姐隐隐有一点点像。

    为了安全起见,他决定先派人去调查。

    **

    梨姐刚搬走,贺小兰就发现魏辰彬有点肆无忌惮。

    “我不要了。”她皱眉。

    男人凑过来,嗓音沙哑,“兰宝,舒服吗?”

    贺小兰红着眼,眨了眨眼,不回答这种白痴问题。

    魏辰彬摸了摸她的脸颊,斯文的问道,“你不回答,那我再来,好不好?”

    她双手推他,却被他钳制手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抱着她,终于让她缓口气休息。

    “兰宝,跟我走好吗?”魏辰彬孜孜不倦地说道,“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国内,跟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贺小兰抬了抬眼皮,语气淡淡地,声音还带着娇软,“我会一直待在这里。”

    魏辰彬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跟无力,“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打包带走。”

    贺小兰冷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嘲讽,“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魏辰彬突然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若他用强硬的手段,估计这丫头也不会配合。

    他揉了揉太阳穴,感到一阵无力。

    那件事说了更加不会被原谅,他也可以骗她,但是谎言总有被戳穿的一天。

    贺小兰看着他,无动于衷。

    两人杠上了。

    “你真的不跟我去国外?”他再一次问道。

    贺小兰厌烦的扯过枕头,翻了身,露出白皙的后背,枕头盖住脑袋,“不去,你都睡我这么久了,应该也腻了吧?何必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