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北海,傅冲山!

    “你来例假了?”

    “对!”

    迎上林默满含质疑的目光,安幼鱼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努力做出一副认真的模样。

    林默盯着安幼鱼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

    这一笑,让安幼鱼心中直打鼓,语气中透着小心翼翼,“哥哥,你、你…你在笑什么?”

    “想笑就笑,不可以吗?”

    林默脸上的笑容更甚,“哪条法律规定人不能笑了?”

    “没、没有。”

    安幼鱼暗松一口气的同时,起身道:“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说着,就要上床睡觉。

    谁知脚步刚抬起来,下一秒,她的身体就失了重,倒在了林默怀中。

    不等她有所动作,纤细的腰肢就被林默抱紧,整个人瞬间失去反抗能力。

    安幼鱼的心怦怦直跳,磕磕绊绊地开口问道:“哥、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林默薄唇一抿,低头靠近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紧接着安幼鱼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林默,“你……怎么知道?”

    林默刮了刮她的琼鼻,“小东西,跟我玩这套,你还嫩了点,还我怎么知道,我认识你以后,一直都记着你的例假时间,先解释一下,我可不是变态,我只是为了防止你在例假期间乱吃东西。”

    安幼鱼:“……”

    完了!

    唯一的理由也没了!

    见她不说话,林默暗笑不已,扶她站好,“行了,睡觉吧。”

    “唉?”

    安幼鱼懵了,有种出现了幻听的错觉,“哥哥,你就这么放过我了?”

    “不然呢?”

    林默哭笑不得地白了她一眼,“我已经连续任性了好几天,总不能一直这样吧?那种事情,还是要双方都情愿才行。”

    安幼鱼脸颊通红,玉唇微张,想说什么,却不好意思说。

    “谢谢……”

    关灯,卧室中陷入黑暗。

    过了许久,安幼鱼突然出声,“哥哥,你睡着了吗?”

    “没有。”

    林默的声音随之响起,半开玩笑道:“我在想你给我补偿时的模样。”

    “……”

    安幼鱼沉默了许久,突然起身,黑暗中,她慢慢地脱下了身上的红色睡裙,声音低到了一个极点,“哥哥,你来吧。”

    林默跟着坐起身,哪怕置身于黑暗之中,以他的眼里也能看到女孩那惊人的白皙,眼中透着惊疑不定,“小鱼儿,你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安幼鱼的嗓音充斥着羞涩,“哥哥不是想要补偿嘛,幼鱼给还不行吗?”

    林默挠了挠头,“唉不是,正常情况下,我不缠着你,你应该不会主动提这种事情的才对,小鱼儿,你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

    说完,他低喝一声,“我不管你是谁,快点从我老婆身上离开,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去你的!”

    安幼鱼颇为无语,“要不要?不要我就把衣服穿上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今天晚上是洞房花烛夜,换做平时,我才不会这样……”

    越说,声音越小。

    越说,她越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如果放在以前,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种举动,可是和林默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脸皮也慢慢被他给锻炼出来了,虽然她还做不到淡定自若,但相比以前的她已经进步了太多太多。

    “忒!妖孽!你再不从我老婆身上下去,我真对你不客气了!”

    听到林默的回应,安幼鱼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快速消失,“算了,不要就算了。”

    “还不下去是吧?”

    林默满脸正色,可惜处于黑暗中,安幼鱼并瞧不见他此刻的神情。

    “好好好,我可以放你一马,也可以放你两马,但你不要把我当成的放马的,既然你不从我老婆身上下去,那我只有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话落,他朝着安幼鱼扑了过去。

    直到这一刻,安幼鱼才算是反应过来……

    可惜,为时已晚。

    第二天,天色微微亮。

    林默睁开眼睛,看着身边还在睡觉的安幼鱼,眼底处尽显温柔,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就去了浴室洗漱。

    早上六点出头,天色已经大亮。

    林默出现在庄园门口前的停车坪上,一眼就瞧见了蹲在地上抽烟的徐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徐叔。”

    第2/2页)

    听到动静,徐黄快速将手中的烟头掐灭,起身朝着林默走来,“小少爷,你这么早就联系我,是准备带小小姐出去度蜜月吗?话说,小小姐人呢?”

    “不是,蜜月等两天再过也没事,我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闻言,徐黄面露好奇,“那咱们现在去哪?”

    “北海。”

    “北海?”

    听到小少爷报出的地方,徐黄懵了,在他的印象中,小少爷好像并没有北海的朋友啊,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合适问,压下心头的好奇,点头道:“好,现在就出发吗?”

    林默微微点头,“嗯,路上可以开快一点,争取今天打个来回。”

    “好。”

    车子启动。

    帝都距离北海并不远,只有四个小时的车程,但由于徐黄开的车速比较快,只用了三个小时便抵达了北海。

    到了北海后,徐黄将车子停在路边,“小少爷,接下来去哪?”

    “北海地产中心。”

    “好。”

    临近上午十点,林默出现在北海地产大厦的顶层办公室中。

    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孩送来咖啡,冲着林默礼貌一笑,“林老师请稍等,傅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好的。”

    林默笑着点头,随后道:“不用叫我老师,叫我名字就行。”

    女孩神色拘谨地摆了摆手,“林老师,这可使不得。”

    对此,林默心感无奈。

    现在走到哪,都是一口一个老师的叫着,他算个屁的老师啊!

    等女孩离开以后,林默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量着眼前这间宽敞的办公室,装修风格非常简约,沙发茶几以及办公桌还有书架都是黑色调,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装饰品。

    主打的就是一个实用。

    “啧,想不到堂堂北海首富的办公室竟然这么简单,有点意思。”

    林默笑呵呵地抿了口咖啡,心中不免对傅冲山这个人更加期待,好歹当年也是能让母亲倾心的人,必有过人之处。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

    林默耳朵一动,不由朝着门口方向看去,数秒后,门被人推开。

    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进来,面相儒雅,身上毫无酒色之气,眼神中透着睿智。

    林默眼前一亮。

    相比网上傅冲山的照片,真人给人的感觉更加不错,和一般的公司老总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傅冲山。”

    傅冲山看到林默的第一眼便主动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大步上前一把握住林默的手,“林老师,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啊。”

    闻言,林默笑声反问:“傅总,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因为我母亲的原因,你才对我久仰大名吧?”

    此话一出,傅冲山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随后点头承认,“这个确实是。”

    如此爽快的承认,让林默在心中给傅冲山的打分又高了些,“傅总,我们坐下聊吧。”

    傅冲山坐下以后,叫来秘书,也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孩,“林老师来,你怎么能给他和咖啡呢?去把我珍藏的茶叶拿出来。”

    女孩撇嘴,“这又不能怪我,是你警告我不许动你珍藏的那些茶叶的。”

    “还敢顶嘴是吧?信不信我把这个月工资扣了?”

    傅冲山没好气地瞪了女孩一眼。

    一听扣工资,女孩瞬间不敢说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泡茶了。

    林默十分好奇看着这一幕,“傅总,这个女孩是?”

    他很清楚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所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问清楚一些为好,免得搞出什么乌龙。

    听到林默的询问,傅冲山笑声解释,“这是我大哥的女儿,傅晴晴,这不是大四了嘛,来我公司实习一下。”

    林默恍然。

    等傅晴晴送上茶后,傅冲山给了她一个离开的眼神。

    傅晴晴暗暗撇嘴,默默地走出了办公室。

    “林老师,来,喝茶。”

    林默看着满脸热情的傅冲山,不由客气一笑,“傅总,别这么客气,你和我母亲相识,算是我的长辈,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即可。”

    傅冲山干笑一声,“行,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他搓了搓手,罕见的有些紧张,“咳!那个…林默,听说你母亲和苏文阳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