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她名花有主了。

    “女朋友!”夜染震惊不已,一时间感觉大脑已经无法思考。

    什么女朋友,沈嘉搞什么呢?

    见夜染没有反应,沈嘉又道:“我是认真的,夜染,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不是,沈嘉,你先让我冷静一下。”夜染示意沈嘉道:“你先坐下再说。”

    “那花你先收下吧。”沈嘉已经有些没有底气了。

    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自从上次白千墨在他的眼前,直接将夜染带走后,他就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他担心如果再拖延下去,他终究会失去夜染,所以才决定提前表白。

    只是夜染真的没有想到,沈嘉会突然来这么一出,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看了一眼沈嘉手中的花束,夜染只能安抚他道:“你先坐下吧,让我想想。”

    见她还是不肯收,沈嘉的心凉了半截。

    “好,那你慢慢考虑,我不着急的。”沈嘉硬着头皮说完,坐在了夜染的对面。

    花束就放在了餐桌上,鲜艳的花朵,让夜染觉得有些过于耀眼了。

    轻咬了一下唇瓣,夜染抬眸正视他:“沈嘉,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可是你刚刚说,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沈嘉还想要再争取一下。

    夜染摇头:“那不一样,我只当你是朋友。”

    “就只能是朋友吗?”沈嘉有些失落。

    “是,我很喜欢,也很珍惜你这个朋友,但是真的只限于朋友。”他们不会再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一点她非常确定。

    沈嘉试探道:“你是……心里有人了吗?”

    “那倒不是。”夜染解释:“这和任何人没有关系,只是我自己的决定。”

    虽然她还不确定以后会怎么样,但是她知道,她真的只当沈嘉是朋友,是那种很珍惜,希望可以一辈子的朋友。

    沈嘉心底酸涩不已,所以他终究不能成为她的良人吗?

    深吸一口气,沈嘉又道:“如果你没有喜欢上别人,那真的不能考虑一下我吗?”

    夜染蹙了蹙眉,最后严肃道:“沈嘉,我们只能是朋友,或者……”

    “不,朋友就朋友。”似乎意识到了她要说什么,沈嘉有些急切的制止。

    至少现在这样,还可以做朋友,如果连朋友都不行,只能成为陌路,他更加接受不了。

    夜染深沉了一下,转移了话题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她倒是没有想到,沈嘉带她来这里吃饭,居然是为了表白。

    而现在,她突然觉得,这顿饭似乎也吃不出最开始那份轻松惬意了。

    “哦,好,吃饭。”沈嘉立即招呼服务员上菜。

    “夜染,那这束花你能收下吗?以朋友的身份。”沈嘉将花束递给了夜染,,眸光透着几分祈求。

    迟疑了一下,夜染将花束接了过来道:“谢谢,我的朋友。”

    见她收了,沈嘉才会心一笑。

    收了就好,虽然她没有接受他,但是她的心里也没有别人,只要他默默守护,或许能有让她回头的一天。

    两个人吃饭,聊天。

    “这里的景色还真的挺不错的,想拿画笔画下来。”夜染道。

    “你如果喜欢,改天我来陪你写生。”沈嘉道。

    第2/2页)

    夜染看他:“好呀,一起画呗。”

    她记得他说过也喜欢画画的,倒是可以一起写生。

    “行,一言为定,等你空闲了约我啊。”沈嘉道。

    “嗯。”夜染一口答应。

    两个人化解了之前的尴尬,聊天的气氛也轻松了起来。

    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的一幕被人拍了下来。

    “哎呦,这不是臭脾气嘛。”一道女声响了起来。

    夜染和沈嘉抬起头,看到来到他们跟前的女孩子,不禁有些惊讶。

    “王璐瑶!你怎么在这?”沈嘉蹙眉,神色有些不耐烦。

    夜染也认出来,这是上次遇到的那个女孩子,王总的女儿。

    “臭脾气,你记忆力不错啊,居然还能记得我的名字。”王璐瑶有些意外的看着沈嘉道。

    “你折磨了我一个多小时,我怎么可能忘记?”沈嘉的脸色有些难看。

    “呃,你……你们?”夜染一副吃到惊天大瓜的表情。

    什么情况,她究竟错过了什么?

    沈嘉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他刚刚说的话有些歧义,立即解释:“你别误会,这不是上次白千墨把她丢给我,我甩不掉就只能送她回家了,你知道她这个人有多折磨人吗?简直就是一身的公主病。”

    听着沈嘉的控诉,王璐瑶不满的道:“臭脾气,你居然敢说我的坏话!”

    “我又没有说错。”沈嘉不以为然,事实而已。

    “哼,亏我还想感谢你上次帮了我,不理你了。”王璐瑶气呼呼的走了。

    这来去如风的样子,夜染的唇角微微抽了抽。

    挑眉看了沈嘉一眼,夜染道:“你对她还挺了解的。”

    “你别乱说,我怎么就了解她了?我跟她不熟的。”沈嘉极力想要辩解。

    夜染耸耸肩:“至少你对她的评价,倒是很中肯。”

    这看起来,的确有点公主病啊。

    “你跟她相处一个多小时,你就知道了。”沈嘉掬了一把辛酸泪。

    “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你会送她回家呢?”她是被白千墨拉走没错,但是没想到,沈嘉居然肯送个王璐瑶回家。

    沈嘉就将当天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愤愤的咬牙:“可恶的白千墨,他一定就是故意的,他自己搞定不了的女孩子,就丢给我。”

    夜染撇撇嘴:“那说明你厉害啊!”

    “你是在挖苦我吗?”沈嘉郁闷不已。

    夜染笑道:“本意是夸奖,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是挖苦,那当我没说。”

    “行了,吃饭吧,别提那个女魔头。”沈嘉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夜染耸耸肩,低头吃饭。

    另一边。

    王璐瑶出了花园餐厅,便拨打了白千墨的电话。

    “千墨哥哥,你要给我收拾那个臭脾气,他欺负我。”王璐瑶气呼呼的告状。

    白千墨的声音仿佛淬着冰:“照片哪来的?”

    “哦,就是刚刚拍的啊!”王璐瑶道:“我在这里遇到他们了。”

    “在哪里?”白千墨的声音透着几分压迫感。

    “花园餐厅啊。”王璐瑶道:“还有啊,我拍照片就是想告诉你,你别想着她了,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你不如……喂,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