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豪放的女囚们

    第四监区。

    一共有三十间囚室,每间囚室九到十五人不等!

    整个监区,共有四百零七位犯人。

    而许佳怡之前所在的,是其中的第一囚室。

    此时,刚过了午饭时间。

    女监区与男监区不同的是,午饭过后会有一小时左右的休息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犯人们基本都会聚集在休息区。

    有的人聊天、有的人看电视,倒显得热闹非常。

    这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陈北拉着许佳怡,直接走进了休息区。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两人的身上!

    还有人直接把电视给关了。

    “吸溜……!”

    休息区安静下来之后,陈北立刻听到了一阵吞口水的声音!

    紧接着,他发现所有女犯人,都如狼似虎的看着自己!

    那种眼光,比许佳怡在男监区遇到的,还要炽烈和有侵犯性!

    “天啊,好帅的小奶狗!”

    “小弟弟,快看看姐姐啊,姐姐36F!”

    “弟弟别听她的,她那玩意儿都下垂了,我天天能看到!到姐姐这边来,姐姐水多活好、包你满意!”

    “小弟弟,让姐姐看看你的金箍棒,姐姐好久没见过了!”

    这些女犯人们的豪放,让陈北都有些猝不及防!

    看着大姐们有的撩衣服、有的揉胸口,甚至还有的直接拉下了裤子,陈北不禁满头黑线!

    这些大姐们,也太饥渴了吧?

    不过这也没办法!

    跟男监区的犯人们一样,这些女监区的犯人也根本看不到异性!

    对她们而言,能够跟异性说句话,都是很幸福的事了!如果能得到滋养,她们甚至愿意以刑期作为交换!

    可以说,从某个方面来说,她们比男犯人更加饥渴!

    毕竟,她们做不了搅屎棍子!

    “小弟弟,快来搞我!”

    “搞我吧、搞我吧,我进来之前就找过一个男人,身子干净!”

    “我之前只找过黄瓜,我更干净!”

    此时的女犯人们,简直都快疯狂了!

    毕竟,现在不但出现了男人,而且还是这么帅的男人!

    如果能来一次,那简直是世间最美妙的事了!

    许佳怡吓坏了!

    她紧张的握着陈北的手,用力的往外拉。“北哥,我求求你,咱们现在就走吧!”

    她对报仇,本来就没什么兴趣!

    而现在陈北都快被吃了,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陈北却摆了摆手,“没关系,你看着就行了。”

    说完,他上前一步,指着许佳怡问道:“你们谁认识她?”

    人群中,一个中年大姐舔着嘴唇道:“我回答你,你能不能让我摸摸你的大棒棒?”

    陈北眼角抽了抽,“呃……再说吧,你先回答问题。”

    对付女人,还真不像对付男人那么简单!

    毕竟又不能动用武力!

    中年大姐死死盯着他的下身,满脸期待道:“我认识啊!那个舞蹈学院的小姑娘嘛!叫……叫什么来着?”

    “哎呀,想不起来了,反正我认识!”

    陈北点点头,沉声问道:“认识就好!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人欺负过她?”

    中年大姐噗嗤一笑,“你这话说的!在班房这种地方,哪有人没被欺负过的!”

    第2/2页)

    “那小丫头细皮嫩肉,不被欺负才有鬼了!”

    陈北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大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欺负过佳怡?”

    那中年大姐与他对视一眼。

    而后,舔着嘴唇道:“告诉你可以,你能不能干姐姐一次?”

    “姐姐在这里十三年了,手指头都快磨出茧子了,真的好想要男人啊……!”

    饶是陈北见多识广,也被大姐的率性搞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轻咳一声,赶紧岔开话题道:“只要你回答我,我会想办法满足你的!”

    中年大姐大喜过望!“咱们一言为定!”

    “欺负小丫头的女人我见过,好像叫柴……柴静的吧?”

    柴静?

    陈北点点头,继续问道:“她欺负佳怡有没有什么原因?”

    中年大姐再次笑出声来!“原因?小丫头长得那么漂亮、身材又好,这不就是原因么?”

    “小丫头来之前,柴静一直觉得自己最漂亮!”

    “等小丫头来了,她当然就受不了了!”

    说着,中年大姐的视线落在了许佳怡的身上。“小弟弟,要我说小丫头也真够可怜的!”

    “刚来第一天,就被柴静逼得脱光衣服,在地上站了一晚上!”

    “那可是冬天啊,小丫头冻得发了七天高烧,差点儿都没挺过去,死在班房里!”

    “后来,逼着小丫头给自己洗衣服之类的事,更是数不过来!”

    提到这些伤心往事,许佳怡再也忍不住了!

    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

    一直以来,她都生活的无忧无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而陈北,脸色已经沉的能滴出水来!

    柴静!

    竟敢这么对自己的女人,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他的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遍,冷声问道:“你们谁是柴静?”

    女犯人们面面相觑,并没有人回答。

    中年大姐跟她们不是一个囚室,自然也不知道柴静的去向。

    这时候,一个女犯人喊道:“她好像在囚室!前两天吃饭的时候,她留了一根黄瓜,现在应该在享受呢!”

    陈北冷冷一笑,“很好,知道在哪儿就好!”

    他提高几分音量,玩味道:“我今天来,就是奔那个柴静来的!”

    “如果谁能帮我把她抓过来,我重重有赏!”

    女人们顿时眼前一亮,“那我帮你抓住她,你能干我一天吗?一天不行,半天也行啊!”

    陈北有些无语,“我给你们钱,行不行?”

    听到是钱,女人们瞬间兴致缺缺!

    “切……!这里是班房,要钱有个屁用!”

    “就是!给我们钱,都不如给我们几根黄瓜,还能爽一爽!”

    “小弟弟,你到底行不行啊?不会是没有功能吧?”

    陈北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对付这群女中豪杰,看来寻常方法根本不管用!

    沉吟了片刻,他突然眼前一亮!

    有办法了!

    他轻咳一声,再次提高了音量!“无论是谁,只要能满足我的要求,别说是一天,十天也能干!”

    这句话,简直是最好的兴奋剂!

    女人们二话不说,欢呼雀跃的向第一囚室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