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没有辞官,只有革职查办!

    这场宴会的气氛非常诡异。

    一共两张桌子。

    云铮、脱欢、纪冉、魏瑜四个人坐一桌。

    那些没有家眷或心腹被抓来的官员坐另外一桌。

    而在他们旁边不远处,则跪着一群浑身不住颤抖的人。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吃饭,哪怕这些菜肴很是丰盛,这些官员也完全没有一丁点的食欲。

    每个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思索,云铮到底想干什么。

    反观云铮他们四个,却是有说有笑的。

    不过,聊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饶是这些人里面不乏官场老油条,也无法从云铮他们所聊的内容中判断出云铮搞这一出的真实意图。

    云铮眼角的余光从忐忑不安的那一桌人身上扫过,眼中悄然闪过一丝笑意。

    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又不敢跟自己硬刚,还非要给自己添堵?

    没个十年脑血栓,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

    吃饱喝足后,云铮缓缓站起身来。

    见云铮站起,坐着的众人纷纷跟着站起来。

    “坐,都坐!”

    云铮抬手压了压,笑呵呵的说:“本王看出来了,本王在这里,大家都放不开,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去处理点事情,让脱欢和纪大人他们好好陪诸位吧!”

    说着,云铮便要离开。

    “恭送王爷!”

    众人纷纷行礼,但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云铮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啊?

    什么事都不说,这就走了?

    “好了,好了!”

    云铮抬手压了压,“本王就不扫大家的兴了,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可不能给人说,到了本王这里,连饭都没得吃。”

    说罢,云铮直接转身离开。

    既不说怎么处理胡士诚他们那些人,也不说怎么处理他们这些人。

    到底是要安抚他们,还是要教训他们?

    这位王爷,到底想干什么?

    待云铮离开,纪冉又笑呵呵的跟众人说:“诸位,王爷都离开了,别这么拘谨了!都坐下吧,我看你们桌子上的酒菜都没怎么动,不会是这些酒菜不合大家的胃口吧?”

    “没有、没有……”

    众人连连摇头。

    没了云铮在场,众人倒是没有那么压抑了。

    犹豫片刻,苏寒松终究还是壮着胆子向纪冉询问:“王爷此举,到底是何用意?还请纪大人明示!”

    “对啊!纪大人,王爷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另一个官员也跟着附和,“若是我等有罪,王爷大可把我等下狱,何必弄这一出呢?”

    “就是啊,王爷要是有什么话,明说就是了!何必这样呢?”又一人附和。

    随着几人带头,其余人纷纷跟着开口。

    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啊!

    云铮此举,无异于拿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磨来磨去的。

    他们不知道这把刀会不会砍向自己的脖子,也不知道这把刀锋不锋利,搞得他们提心吊胆的,难受得要命。

    “诸位稍安勿躁。”

    纪冉抬手压了压,笑呵呵的说:“本官也跟王爷相处了几天了,王爷这个人还是比较讲道理的,只要大家没做亏心事,就无需担心!大家先吃好喝好,稍后再说正事。”

    “正事?”

    苏寒松皱眉看向纪冉,“纪大人说的正事是什么事?”

    第2/2页)

    他这一问,众人也纷纷跟着开口询问。

    云铮这么搞,谁他妈有食欲啊!

    他们只想赶紧知道纪冉所说的正事到底是什么事。

    听着耳边七嘴八舌的询问声,纪冉不禁为难的看向脱欢,“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知道,脱欢大人,您看要不要先把这个事儿告诉大家?”

    “那你就告诉大家吧!”脱欢随意一笑。

    纪冉:“还是请大人来说吧!”

    脱欢摇头一笑:“你说就是了,反正老朽就是个背黑锅的!”

    背……黑锅?

    听着脱欢的话,众人纷纷侧目。

    脱欢这是什么意思?

    他要给云铮背黑锅?

    难不成,云铮要把他们全杀了,然后推到脱欢头上?

    这么……明目张胆的么?

    “也罢!既然如此,那就我来说吧!”

    纪冉无奈一笑,旋即拿出朝廷批示的折子,高声道:“朝廷欲对我朝税制进行改革,令阜州先行试点推行新税制……”

    纪冉详细的给众人说着摊丁入亩的事。

    包括何为摊丁入亩,都解释得清清楚楚的。

    听完纪冉的话,众人脸上纷纷变色。

    摊丁入亩!

    简单的四个字,却会损害到很多人的利益。

    甚至是包括他们自己的利益。

    这是个得罪人的事。

    稍不注意,就会把自己搭进去。

    搞不好,恐不但脱欢要背黑锅,连他们都要背黑锅!

    这一刻,本来就要辞官的众人更加想要辞官了。

    辞官了,将来还有再次为官的机会。

    但若是被拉去被黑锅,或者出了什么乱子,等待他们的就是革职查办了!

    革职查办的官员,想要再为官,基本不可能!

    甚至,连保住小命都困难!

    想到这里,苏寒松马上说:“纪大人,我等已经向朝廷辞官了……”

    纪冉微笑:“辞官的事,大家就先别想了!如今朝廷欲在阜州推行摊丁入亩,正是用人之际,你们辞官的折子,都被朝廷压下了!”

    那些折子,云铮压根儿就没交上去!

    全都被扣在云铮手中!

    听着纪冉的话,众人脸色再次一变。

    只要朝廷没有准他们辞官,他们这官就还要接着当啊!

    这下,真的麻烦了。

    就在众人思索着要不要再次上书辞官的时候,脱欢突然笑呵呵的说:“如果诸位大人实在不想当官,老朽倒是可以给诸位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

    众人满是期待的看向脱欢。

    脱欢缓缓站起身来,微笑道:“此次推行新税制的事,将会由老朽主持!”

    “大家可以联合起来,对抗朝廷的新税制!”

    “亦或是,大家全都阳奉阴违,想尽办法给老朽添堵,阻挠新税制的推行!”

    “如此,朝廷震怒之下,必将各位革职查办!这样,大家就不用当官了!”

    随着脱欢的话音落下,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哪是给他们出主意啊!

    这分明是在敲打他们啊!

    这一刻,一些聪明的人已经明白了脱欢所说的“背黑锅”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他们敢阻挠云铮推行新税制,脱欢不介意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