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赵恒之死

    “他为何要这样做?”赵恒不甘地问道。

    “他想成就天命!所以,就有了一个如同梦境的棋盘。”徐缺看着外面雪花说道:“如果我们入局帮你成就帝位,你便要履行大炎龙气供他驱使,难道这还不够吗!”

    “难道你们不想帮我?还是说,我给的不够多?”赵恒接着问道。

    他觉得,不就是龙气嘛,全给监正又如何,如果自己成就帝位,那以后自己便能凌驾所有人之上。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子一个!”徐缺转头看向赵恒道:“龙气可是大炎民意所化,更是大炎气运所至,如果你将全国气运给一个人使用,你可知后果?”

    赵恒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要不然也不可能答应苏白衣。

    “杂谈第三百七二页,你回去看看就明白了。”徐缺摆手说道,然后迈步离开。

    他对这个庸王已经提不起一丝兴趣,本以为对方会和他周旋几天的,结果,就这?……呵呵了!

    看到徐缺离去,庸王转头看向自己未过门的王妃:“你知道这件事?”

    美艳女子表情有些躲闪,但还是点了点头承认。

    “原来你们都在骗我!”赵恒话毕,然后“哈哈”大笑地冲出徐府。

    刚迈步回到小院的徐缺无语摇头啊,他没想到,这位庸王心里居然这么脆弱……

    “疯了好,疯了起码能保住性命!”刘伯的声音在屋檐上响起。

    “保不住的!”徐缺摇了摇头笑道。

    “为何?”陈琦好奇问道。

    “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徐缺指了指天道。

    刘伯和陈琦互相对视一眼,两人立即明白了过来。

    ……

    三日后,庸王赵恒自缢在府邸。

    皇帝赵匡宇因不舍皇室血脉葬于封地,于是下令,将庸王遗体安葬在皇陵!

    在听到这条消息后,徐府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此事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而赵匡义和赵匡奇二人则开始密谋起来,然后将赵恒真正死因散播了出去。

    本以为能捞得万民民意的赵匡宇在得知事情败露后,差点没当场气死过去。

    他本以为自己做得足够隐秘了,结果还是被某些人说了出去。

    都城顾府

    顾永年看着密信微微露出笑容,然后将信递给顾景明。

    看完密信的顾景明问道:“父亲,既然龙轩阁已经决定,那是不是该准备一下了?”

    “不着急,有些证据,是为父为咱们陛下准备的。如果两个藩王能兵临都城,那时候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顾永年说道。

    “那太子那里,咱们怎么办?”顾景明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们效忠的是北邙皇帝,又不是一个太子,如果他被废了,那我们只能将一切都压在康兴百的身上!”顾永年解释道。

    闻言,顾景明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父亲的考虑,也明白目前局势对谁有利。

    “对了,景辰那里,你多去看看,告诉他有些事情不能勉强,如果他想成就高位,就要学会放弃!”

    “是,父亲,孩儿现在就去。”顾景明起身道。

    还未等顾景明迈步离开,顾景辰的声音便在外面响了起来。

    第2/2页)

    “不用了!”

    顾景辰迈步进入正堂,随后便将结界补上。

    “父亲说得对,无论谁坐那个位置,我顾家都是那个王。所以孩儿明白,有些事情不可强求。”顾景辰说道。

    看到顾景辰消瘦的模样,顾永年还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既然你知道了,那这几日便好好休养身体。”

    “父亲放心,孩儿刚刚吃过了。”顾景辰道。

    “好,那接下来,你就帮你大哥去筹备一下婚礼吧,毕竟赵匡宇希望咱们把前公主娶回家。”顾永年说道。

    “父亲,您真要大哥去娶那昭阳?”顾景辰有些惊疑地问道。

    之前他觉得父亲是想利用,昭阳这个不受待见的前公主,让顾家少一分猜忌,结果现在父亲居然让大哥把人娶回来……

    “庸王已死,现在昭阳就是一张无形的底牌,如果你大哥娶了她,你猜我们弑君之时,会不会有人出来呀?”

    闻言,顾景辰和顾景明立即明白果然,如果把控昭阳这张牌,就算顾永年杀了赵匡宇,那也是名正言顺的,毕竟亲家可是死在赵匡宇手中的,所以立即报仇雪恨!

    “请父亲放心,我一定帮大哥操持好这场大婚,到时候,我要让全都城的人都知道!”

    “嗯,去吧。”顾永年满意地挥了挥手。

    ……

    赵王府

    赵匡义在和赵匡奇谈完接下来的事情后,他便优哉游哉地看着外面雪景。

    就在他脑中考虑是否将兵马秘密送到凉州时,三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

    “事情办得如何了?”赵匡义随口问道。

    “回禀王爷,事情已经办妥,只要齐王于陛下打起来,计划便能执行。”中年黑衣人说道。

    “禀王爷,都城那里的谣言已经散播,估计还要两天才能施行。”左边黑衣人道。

    “禀王爷,顾府最近正在操办婚事,听到顾府下人说,顾景明真的要娶昭阳公主。”右边黑衣人道。

    闻言,赵匡义猛地转过身体,然后看向右边的黑衣人。

    “你这消息可属实?”赵匡义用着难以置信的口吻追问道。

    他觉得这件事,真的很不可思议,很让人接受啊……要知道,这老四可是刚刚弄死赵恒,结果就要把赵恒的亲妹妹嫁到顾家,这是要演给天下人看的吗?

    可这么一来,顾府可就成了众矢之的!

    “回禀王爷,此事千真万确,我看顾府还向其他官员府中送喜帖了。”

    “哈哈……”赵匡义笑了起来,一瞬间,他就全明白了!

    起初他还认为顾家这是准备帮老四安抚民心呢,结果却是想在老四身上撒盐……

    如果顾府没有给都城官员送喜帖,那就是在帮赵匡宇,而送了喜帖,那就是在蓄谋一些事情。

    看清本质的赵匡义很是得意啊,他本以为自己会孤军奋战,结果顾永年却出来帮了他一把!

    “你们三个,放心目前所以探听消息,立即将本王的兵马藏于凉州内。”赵匡义下令道。

    “是!”三名黑衣人立即领命离开。

    看着三人离开,赵匡义心情大好啊,直接开始哼起了小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