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族老

    三月后,位于冰域与科技星域一处乱流之上,猴小圣看着不远处那颗被血气包裹着星辰,眼眸中尽是担忧。

    两个月前,余泣将自己带到处地,并被自己从死亡边缘救回,但比起自己他伤的更重。

    血肉,身躯,皆有损,不仅如此他本身的力量也被真悟枯寒以寒气所伤,导致实力无法短时间恢复。

    星辰血气在闪烁,余泣痛苦的驱散自己体内真悟枯寒留下的寒气。

    却宛如在拔一根根带钩的刺,每一下都在损伤自己的身体。

    但比起自己对真悟枯寒的恨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会让你付出,你承受不起的代价”。

    余泣手掌合闭,血气翻滚,精神力交织,识海震动,那浩瀚的血气于星辰之上爆发而出,传遍星空。

    此刻的自己,已经无法发挥出原本的实力,伤的太重了。

    如今自己无法靠任何手段恢复,只有时间让来慢慢消除。

    星空外,猴小圣看着余泣走出,很明显能感受到那一股虚弱血败之气。

    “怎么样,没办法恢复嘛”。

    “没办法,不过只要过段时间就可以自行恢复”。

    余泣开口不想让猴小圣有过多的负担。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那老头的手下把我带来这里的,红霜姐她说跟着她会比较危险,所以让我来找你,还说事情办完会来找我们,对了,她说让你注意一下诡异,他们很不简单”。

    “诡异”余泣心中想起一些事情。

    但却没有多想,如今恢复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然现在的自己若遇敌手可就要完了。

    一连数天,余泣都在那一颗星辰上养伤,修炼,对于金羽仙洛狼两人,他并不想放过,既然对方想要自己死,自己可不能让他们活着。

    而就在余泣在修复伤势时,一道恐怖的剑芒斩来,直接将星辰斩为两半,恐怖的剑意也在此刻瞬间抹灭了星辰。

    不远处余泣踏着星空,眼眸中杀意瞬息升起,看向那一处星空。

    百慕。

    “冤家路窄阿,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

    “没想到,竟然是你,不过这次你得死”。

    “哈哈,死就凭现在的你吗,你那股伤败之气可是藏不住的”。

    百慕冷笑,抬手气息爆发,一剑斩出,剑意长河。

    余泣连忙倒退,精神力释放,五座山岳横空,抵挡那一道道剑芒。

    “现在的你能挡多久”。

    百慕出现在五岳面前,抬手就是一剑,璀璨的剑芒横斩,不等这一剑过去。

    一道法身凝聚出现,手持长剑又一击,这一下直接将余泣整个与五岳大山震的倒飞。

    口中流出一抹鲜红。

    余泣感受着自己体内,那股混乱的力量。

    “哪来的东西,给我滚”。

    突然星空中金芒大显,一根金色长棍狠狠砸落,所过之处虚空破碎,恐怖的力量直轰向百慕。

    面对这突然袭击,百慕,却是冷笑一声,抬手斩出十字芒,直接将那金色长棍轰了回去。

    猴小圣,见此直接全力施展,金色法身出现,手持长棍砸落,白慕也没有犹豫法身出手。

    两道法身同时踏向星空之外,鏖战在一起。

    余泣看着两人,知道猴小圣不是白慕的对手。

    抬手虚空抓握,长弓出现,拉动弓弦。

    “离火”。

    咻~

    一箭射出,血白火焰于箭锋上燃起,精神力影响着整个虚空。

    白慕发觉不对,却还是晚了一步自己的法身被射中,血白离火瞬间将法身燃尽,导致他气息不稳。

    第2/2页)

    猴小圣抓住机会,一棍砸落百慕连忙抵挡但还是被这一棍砸飞了出去。

    可当他刚缓过来,就发现余泣已经对准了自己。

    “艮山,镇”。

    金黄箭羽射出,无形的重力压迫而下,让百慕脚底的虚空都在慢慢的破碎。

    猴小圣也没闲着,金色血气爆发,宛如野兽一般的气息压落。

    一棍砸向百慕,这一棍很重直接打的他身体的凹陷下去不少。

    却也惹怒了百慕。

    不管猴小圣,直接杀向余泣。

    余泣再次抬手射出数道箭羽,百慕以剑意长河为路,将箭羽轰开。

    若是全盛时期的余泣,他定然不敢如此。

    但现在的余泣伤的太重了,导致他每出手一次伤势就多加一分。

    至于猴小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虽然解决起来麻烦一点,但也只是麻烦一点而已。

    余泣看着百慕靠近,不得不倒退,逆步而退。

    探手握拳,血白火焰燃起,一拳轰出。

    恐怖的拳印以无敌之势,轰入剑意长河,直接将其轰散,百慕惊叹他自己很是果断直接在第一时间离开。

    余泣无奈,抬手又是一拳。

    百慕也没有再躲避,法身出现,剑意长河凝聚踏着杀向余泣。

    面对再次的这一拳,百慕直接以剑意长河开路,完全不在乎被余泣轰散。

    轰~星空破碎剑意横飞,宛如一片片破碎的镜子。

    “你还能出手几次,君临三意”。

    突然百慕出现在余泣近前,与他同时出现的还有,三道不属于他自己的法身手持长剑与其三方围杀自己。

    余泣惊恐,他感觉的到那三道法身实力竟然还在百慕之上,这是什么战技!

    精神力释放血气沸腾,余泣左手以指勾勒出,离艮二字轰向其两道法身,右手血刀出现,一刀斩向百慕。

    面对余泣在如此绝境下的陡然反击,让百慕措手不及,特别是那柄血刀。

    不久之前,余泣被真悟枯寒所伤所辱以被传开,那时自己确实有被惊到,也更加了解到余泣实力的恐怖,可在那种境地都没见余泣用过持刀。

    若不是自己偶然间发现余泣的气息,还特意在暗中观察余泣是否真伤的极重不然也不会出手。

    但现在这一刀却让自己后悔对余泣出手。

    血光闪过,煞气蔓延宛如刚出牢笼的野兽一般,嗜血疯狂。

    百慕惊恐,一看着自己手中长剑被斩,连忙施展剑意长河护身。

    但余泣哪会放过他,提着刀就要砍了他。

    但也就这一刻,最后一道法身出现,一剑刺入余泣背身,让原本就已经在失控边缘的余泣彻底疯了。

    百慕知道不好连忙逃跑,操控那具法身拖着余泣,给自己争取时间逃跑。

    却没想到余泣直接出手先斩他一腿,疼痛让他发狂,却还是为了活命没敢回头,逃了。

    而那道法身也出手杀向余泣。

    看着百慕在远离余泣彻底失控精神力,血气与煞气交织化作长哄,令整个星空都在摇拽。

    血刀抬起,万鬼嚎,黄泉血水嗜,白骨现。

    一瞬间,三具法身被血海吞没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百慕感觉到三具法身的消失忍不住回头,看见一片血海,而血海之上余泣提着血刀正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踏来。

    这一刻,恐惧上涌,活命最要“族老,族老救我,救我”。

    “我要死了,救我,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