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带走

    被许钰秀用这样的目光盯着打量,自称林轩的男子,莫名感到背后一股凉意腾起,让他激灵的打了个冷颤。

    这时,他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再一瞥眼,就看到自身现在所处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坟岗!

    瞬间,林轩的面色一下白了,眼里更是流露出几分慌乱、惊恐之色。

    他舔了舔因紧张,而有些干涩的唇,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许钰秀,声音有些发颤的,试探性的出声问道:“这这位姑娘,你你怎么大晚上的,会出现在这里啊?”

    他没敢直接言明,只是隐晦的问着。

    “你是想问我,是人,是鬼吧!”

    许钰秀不动声色的,直接挑明了林轩想要问的问题。

    一听这话,林轩吓了一跳。

    他连连摆手:“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这里这么阴森,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这年头大晚上来这里,实在是不安全啊!”

    林轩还是尽量缓和着语气,带着善意的说道。

    见此,许钰秀微微一笑,然她这笑落在林轩眼里,却是让他只觉背脊寒意更盛了几分,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关心我的安危吗?”

    听到这话,林轩连忙点头:“当然,我就是在关心姑娘的安危!”

    许钰秀摆手,道:“大可不必,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吧!”

    一听到这话,林轩先是一愣,旋即大惊失色!

    他心里暗暗腹诽:果然,这么好看,貌若天仙的妹子,就是女鬼,这下她不装了,我是不是要被她杀了!

    一念及此,林轩心里就一阵苦涩。

    想他穿越之前,只是一介校园里的穷屌丝,要样貌没样貌,要资本没资本,只有在校时的学习成绩,还算是处于不错的水准。

    却没成想,在即将迈入人生关键的考试之际,却被撞了大运,穿越到了这个,如同历史记载的古代。

    来到了这个类似历史中,所记载的古代,他幸运的得到了一个,有着不错样貌的身体。

    他本想着凭借自己先进时代的觉悟,以及各种丰富的知识储备,在这古代的环境下,大干一场,登上人生巅峰。

    却没成想,他的所作所为,竟接连触犯了各种官府律法,不仅没有捞到丝毫好处,还落得了被人口实,说他如此性情大变,行事乖张,是被邪魔附身了。

    遂请来道士做法。

    可林轩哪能受这个气,他直接大闹特闹了一场,将那请来的道士,也打了一顿,发泄接连受挫的怒火。

    最后,许是那道士被他暴打了一顿,心怀怨念,便说他被邪魔附身太深,已经救不回来了,只能将之活埋,再以镇魔符文镇压,才能保得一方安宁,否则将会酿成大祸!

    林轩知晓后,自然觉得是那道士胡言,然这个时代的人,却就信这个啊!

    最终,他就落得了被活埋的下场。

    “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林轩在心底呐喊。

    猛然间,他心底发狠,一抬头,目光狠狠的盯着许钰秀。

    “妈的,反正老子都是死过一回了,还怕个鸟啊,你这女鬼如此漂亮,临死前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女鬼到底有什么本事!”

    吼罢,他猛地起身,就直接扑向了许钰秀。

    见他如此动作,许钰秀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只一个眼神,便将之整个人,定格在了扑来的途中。

    第2/2页)

    被定格住的林轩,还保持着前扑的姿势,甚至他双脚,都已经离地了,就这样被定格着。

    面对这样的情形,林轩这下彻底慌乱。

    可就算是他现在心里再如何惊恐慌乱,却连一个惊恐慌乱的表情,甚至是眼神都无法表现出来。

    许钰秀自然是能看出,林轩心底的惊恐慌乱。

    她对此没有多少在意,只是语气淡漠的,对被定格住的林轩说道:“既然你都承认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么我想问,你是如何来到此世的?”

    说出这话的同时,许钰秀眼神微动,让林轩被定格住的身体,可以说话。

    林轩也是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嘴,可以动了。

    他脑筋飞速运转,不一会儿就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来历,告知给了许钰秀。

    听罢林轩的自我陈述后,许钰秀若有所思。

    等待了一会儿,林轩又试探性的问道:“那个女不,仙子,咱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你都知道我的来历了,是不是觉得我们挺像的,你没必要非要杀我,你放了我好不好?”

    “只要你放了我,改日我一定准备很多很好的祭品,前来拜祭你,你看可行吗?”

    闻听此言,许钰秀收敛了神情,微微摇头。

    “放你是不可能的,你的存在,会扰乱此世,你得跟我走。”

    “跟你走,去哪里!”林轩急忙问道。

    “自然是去你死后,该去的地方。”许钰秀平静的说道。

    死后该去的地方!

    一听这话,林轩当即大喊大叫道:“不,我不要,我还没有死,我还活着”

    许钰秀哪管他,直接动用勾魂锁链,强行将这林轩的灵魂,给从这具躯体里扯了出来。

    灵魂被强行撤出身体后,林轩魂体的面色,从一开始的扭曲挣扎,逐渐转变为呆滞状态。

    随后,他的魂体便是融入了锁链之中,被许钰秀收了起来。

    没了灵魂的存在,那具躯体也算是彻底死去了。

    许钰秀动念之间,便将那具死去的躯体,送入了棺材之中,封棺之后,她再次将这座土坟,恢复成了原本的样貌,看起来丝毫没有挖开过的迹象。

    如此,这一段小插曲,算是过去了。

    算算时辰,也差不多到了去勾宜昌霖灵魂的时候了。

    许钰秀再次踏上了,去往小村子的路。

    不多时,她出现在了小村子里,一间不大的茅草屋外。

    相比其它村民的茅草屋,这座屋子明显是要大些的,依稀还可以透过门窗缝隙,看到屋内的景象。

    其内摆放了几张简易的桌椅,酷似学堂。

    而有人的地方,是再这座屋子最里间。

    那里只有一个人的气息,显然就是宜昌霖了。

    对于宜昌霖的身份,生死簿上自然有记载。

    其原本是个颇有功名,在朝为官者,半生辗转,曾落魄过,也曾风光过。

    后因厌倦了官场的事故,遂告老还乡,回到了这里,做起了村子里的教书先生。

    其子女虽有,但却都不愿跟他来到此地,便只独留宜昌霖这个老人,一人独在此地。

    如今,他将死了,也没有一个人陪伴,是该说不幸呢,还是

    当天光微亮,第一声鸡鸣响起之际。

    许钰秀直接穿过墙壁,进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