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太子监国

    “陛下,王不以怒而兴师,虽然我们查明了高句丽窃取良种之事,但若要兴兵讨伐,也该派天使去斥责一番,下诏对其宣战才对。”魏征开口劝谏说。

    李二点了点头,“也好,即便出兵,也要两月调集粮草。而且两月之后,幽州地区就入冬了,天时地利不在我,不宜动兵。”

    “那就传令鸿胪寺,派特使去高句丽痛斥一番,责令他们交出幕后主使,并且赔偿我大唐巨额损失,否则的话,我大唐天兵必然杀到!”

    各自分派好任务,散去朝会,萧锐迈步来到了鸿胪寺。

    虽然自己已经辞去了鸿胪寺少卿的职位,但毕竟是自己的娘家,鸿胪寺从正卿到车夫厨娘,全都是自己的铁杆,现在朝廷给鸿胪寺派了任务,他是要去关心一下的。于是就领了旨意,亲自到鸿胪寺传旨。

    简单传达一下意思,萧锐笑着看向了鸿胪寺的诸位同仁,谁去?

    鸿胪寺卿唐俭,时年已经接近五十,头发花白,很是见老。

    感慨的说道:“还是老夫去吧,多年跟这帮蛮夷打交道,知道他们的脾性,年轻人去了难免被轻慢。”

    少卿刘晋元站了出来,躬身行礼,“此去高句丽数千里之遥,卿正年事已高,不宜奔波劳苦,属下愿往,定不坠我大唐威名!”

    唐俭摆手道:“此次不是去谈判,而是去宣战,也许这是老夫在任上的最后一次出使了,你留守鸿胪寺。”

    刘晋元正色道:“我大唐男儿,岂惧死乎?卿正为大唐奔波一生,如今已经年迈,合该我们年轻人接班了。”

    萧锐哈哈大笑道:“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小子要夺权呢。”

    “唐公,你是爱护这群小子,大家都心知肚明。我鸿胪寺上下一心,您护犊子,难道一群小子就贪生怕死?能够眼睁睁看着您这位老人家去赴险?”

    唐俭叹息道:“侯爷,鸿胪寺出几个人才不容易,让他们留待有用之身才是……”

    萧锐摆手道:“知道我为什么亲自来宣旨吗?就是害怕您亲自去。”

    “我大唐今非昔比了,不是谁都敢跟我们龇牙的。放心大胆的去,量他区区高句丽也不敢动我大唐特使分毫。若是真的丧心病狂敢斩杀来使,来日本侯亲提兵马,踏破高句丽宗庙给你们报仇。”

    “大唐会为你们竖碑立传传颂事迹,你们的家小本侯亲自安排照顾。”

    刘晋元右手捶胸,行了一个军礼,“侯爷,末将请命!”

    萧锐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的点头道:“好样的!自从当年灭佛初遇,你我也相识十来年了。当年敢跟随唐公一起出使突厥,死里逃生归来,现在也是时候独当大任了。等你回来,本侯亲自为你请功,鸿胪寺正卿是你的。”

    “唐公,到时请您老去我那书院传道受业,当个纵横家辩学先生可好?”

    唐俭丝毫没有介意萧锐这样当面夺权,反而哈哈大笑道:“固所愿而!现而今,年迈的朝廷官员,无不以去无类书院教书为荣,老夫也心向往之。原本还担心我这点能耐,侯爷您看不上呢。”

    萧锐笑着说道:“怎么会?您文武双全,独领鸿胪寺多年,朝野上下,无人不服。”

    唐俭摆手道:“连国子监祭酒,大儒孔颖达都只能去当个门房,我这点算什么?”

    “侯爷,既然您也支持让晋元出使,老夫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萧锐不解道:“唐公请说。”

    “能不能派人保护晋元的安全?”唐俭担忧道。

    第2/2页)

    刘晋元感动的看着唐俭。

    萧锐也感慨的点了点头,“我会让幽州陈兵边境作威慑,同时派一名高手给晋元当副使。”

    刘晋元却摇头道:“侯爷,无须如此。不是每一位出使之人都有这种关爱的,这种特殊照顾不可取。此行晋元定不辱使命,若不能圆满归来,也就不配担当鸿胪寺的大任。”

    萧锐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对唐俭说道:“看到了吗唐公?我大唐年轻一代不错吧?您可以放心去教书咯。”

    唐俭笑着点了点头。

    离开鸿胪寺,萧锐没有再去别处,直接回了无类书院。

    用三天时间,制定了一份书院长期发展计划,既然被皇帝点名随军出征,他怕是就无心管理书院了。这一场大战,如果是讨伐不义,那也就一年半载而已。若是灭国大战,怕是一年都不一定能打完,所以萧锐要提前留下大方向。

    随后他找来了两位副院长。

    杜如晦和赵德言陷入了沉思,同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杜如晦不解道:“侯爷已经多年不动武,且身体虚弱,不宜奔波战场。为何陛下偏要带着你去呢?”

    “是啊,你虽然是天下第一的冠军侯,却半点兵权也没有,他不至于说要防着你吧?”赵德言说话就直白多了。

    杜如晦提醒道:“赵兄慎言。陛下对侯爷的宠信超过了太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太子?

    对,莫非是……

    杜如晦和赵德言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答案。

    萧锐笑着点了点头,“前几日小会议的时候陛下没说,但不难推测,陛下御驾亲征的真实目的,灭国建功是假,锻炼太子是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会让太子监国。”

    嘶……

    太子监国?是锻炼?还是试探?

    杜如晦不敢下论断。

    赵德言却自信道:“以太子如今的能耐和见识,监国而已,不会出问题。”

    “太子出身萧家书院,跟萧家有关的势力都会支持。而他又娶的清河崔氏嫡女,五姓七望但凡不找死,就不会跳出来掣肘。而辅政大臣是国舅长孙无忌,太子的亲舅舅,当然也出不了问题。”

    “可以这么说,只要太子不狂妄自大,私欲膨胀到要篡位,他就没事。所以不管是锻炼还是试探,都无须担心。”

    萧锐担忧道:“话虽如此,但我们都走了,太子身边无人可用,也无人辅佐,难免会出纰漏……要不,老赵你……”

    赵德言却摆手道:“侯爷,你是当局者迷。既然陛下要考验太子,那当然是考验他个人的能力。这个时候,身边最好不要有人,或者说人越少越好。你如果给他安排好了左膀右臂,一群能人干吏,反倒坏事。”

    “不仅耽误了烈火试真金,而且还有朋党之嫌。你这个老师被征召随军,我这个老师就必须埋头书院,绝不能重新出现在太子面前。”

    杜如晦点头赞道:“不错,赵兄所言极是。藏锋,我随陛下多年,不敢说完全了解,但你挺赵兄的肯定没错。他可是太子傅,肯定不会害太子的。”

    萧锐释然道:“说的也是,还是老赵你更懂人心。”

    赵德言白了一眼,“你不是常说吗?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我毕竟曾跟大唐对手多年……”

    “咦?有一个人,或许不在我们担忧范围之内,你如果真的不放心太子,可以留下这位做后手。”

    谁?

    长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