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选择&柒玥

    奚断鸿等在会客室里,这里看不见外面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现在明显感觉自己有些困了,莫非已经到了晚上?

    十七走过来对奚断鸿欠身行礼道,“贵客请,主人邀您前往议事厅。”

    闻言奚断鸿起身跟着十七又回到方才自己来过的地方

    不同的是自己面前放着两个精致的盒子,她不解的看向坐在上方的人

    “敢问阁主,这是?”

    “这两个盒子里分别放着你想知道的两个答案,不过,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左边是你的身世,右边是能解你燃眉之急的,姑娘请做选择。”

    奚断鸿伸手犹豫不决,“为什么不可以都选。”

    “看起来客人并不清楚交易阁的规矩啊,”柒玥的声音在奚断鸿听来带着些不悦,“十七,给客人讲讲。”

    “是,”十七来到奚断鸿面前,“凡有所求只有一愿,若是客人所求颇多,便只可选其一,若想再求,需得一年后方可再寻。”

    奚断鸿沉默了,一年后才能再求,许绫香潭延铣等人怎会给我一年的时间再来,自己的身世也不差这一年了,既如此......

    “好,我选好了,我选右边。”说罢奚断鸿拿过右手边的盒子,“阁主想要什么报酬。”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支付的起,但是她必须尽力一试

    “呵呵~”柒玥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客人是第一次来,我见客人心生欢喜,今日本阁主心情愉悦便不索取报酬了,十七,送客吧。”

    “是,主人。”

    奚断鸿恍恍惚惚的跟着十七走出了交易阁,直到见到周绪的时候她才真的反应过来,自己真的出来了,而且还不用支付报酬

    “贵客稍等,”十七喊住了奚断鸿要抬脚上马车的动作,疑惑的看向十七,十七笑眯眯的出声解释道,“我家主人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贵客,还请稍等。”

    “好。”

    周绪有些担心,“小姐,这是?”

    “我也不知,且等等看。”

    不一会儿大门再次打开,十七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少女,奚断鸿看见来人时大吃一惊

    十七道,“贵客,我家主人说这位小姐与贵客有缘,便将人交给贵客带走吧。”

    “你,”奚断鸿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小,小柒?”

    柒玥跑过来扑进奚断鸿的怀里,“呜呜呜呜,姐姐,我好想你啊。”

    “小柒,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儿?”奚断鸿抬手抚摸这柒玥的头,“她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柒玥从奚断鸿的怀里探出头,“没有,她们对我很好,姐姐我真的好想你啊,你带我回去吧。”

    “好。”

    周绪面对这突如起来的认亲场面下意识的回避,给她们留出足够的空间

    二人上了马车周绪驾车往回赶去

    “姐姐,自从你下山之后,就我一个人在山上很无聊,”柒玥不满的嘟嘴抗议,“你偷偷下山爷爷着急坏了,所以我为了找你也偷偷跑了出来。”

    “你啊,这世道这么艰苦,定受不少委屈吧。”

    柒玥乖巧的枕在奚断鸿的腿上,“还好,人们见我可爱,倒也没有过多为难我,倒是姐姐,你怎么样?”

    “姐姐现在入朝为官,被各方势力盯上,小柒,你还是回山上吧,跟着我我保护不了你。”

    “不要不要,”柒玥撒娇的在奚断鸿的腿上打滚,“姐姐可是天下第一,武功无人能比,怎么会保护不好小柒,哼!”

    “小柒,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又能说自己真的是天下第一呢,”奚断鸿不断安抚着自己这个调皮的妹妹,“再说了爷爷身边的煜祭我不就打不过嘛,所以啊,姐姐不是最厉害的。”

    第2/2页)

    柒月嘟嘟囔囔,“干嘛要跟他比啊,谁不知道他是活阎王,谁敢招惹他。”

    “小柒听你这么说,我现在合理怀疑你是不是跟他吵架了?不然也不会这么说他坏话吧?”

    柒玥小脸一红,傲娇的别过脸不理她了,奚断鸿笑眯眯的表示自己看来没有猜错,真是对冤家

    目光划过自己从交易阁拿出来的盒子,这个盒子里的东西真能帮自己吗

    奚断鸿将柒玥哄睡着后,这才拿过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三份信,上面分别标注了许,潭,沐的字样,奚断鸿按着先后顺序依次打开看

    而每一封都附带两三封附件,看完后的奚断鸿整个人陷入沉思

    江南这边,自上次生辰宴之后,众人知道奚断鸿卧病在床倒是安分了些,不过总有些人等不及

    “奚女官如今到底怎样,也要给个说法才是。”

    厅内雷邱等人看着这些人面戴不善

    “雷大人,您几次三番的来打探,到底是真关心奚儿还是又别的心思。”千盛雪闭门不出几日一直不想与他们碰面,如今这都上门十日之多,自己再不出来,怕是要压不住了,“雷大人莫不是忘了,您带奚儿回来时她虚弱成什么样子了吗!”

    “你们对奚儿用刑让她身体受损,回来后更是受到不知谁带来的人里刺杀,雷大人说去调查这么久过去了,连个交代都没有,现在还想逼迫奚儿身体尚未痊愈就跟你们走,不太合适吧。”

    雷邱看着眼前这个一直跟在奚断鸿身边的女人他怎么不知也是这么会强词夺理的

    “那姑娘想要如何。”此刻还不能完全撕破脸皮,雷邱倒也给她面子,“还请姑娘给个准确的日子,在下也好尽快回进洞述职。”

    千盛雪瞧他这样想了想,“奚儿至少还需要半月修养,我们总归是要将她身体调理好才行,雷大人有意见吗。”

    “好,半月就半月,本督就再等半月,到时不管好没好本督都要带她回京都。”说罢转身离去

    “雷大人,稍等,”千盛雪叫住他,雷邱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雷大人,方才我说的事,您最好在这半月内将奸细找出来,不送。”

    见人头也不回彻底离去,千盛雪这才松了口气,忙拿起一旁的茶大口喝起来

    “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干嘛都缠着奚儿啊,没有奚儿都活不了吗,真是的!”

    坐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简行商轻笑道:“千盛姑娘真是厉害,这就给雷邱说走了。”

    “简行商,你说说他们,一个个的为什么都要找奚儿,奚儿这么吃香吗?”

    “或许吧,”说着看向屏风,“姜公子,到底还有多久她才会回来。”

    姜贤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半月足矣,各位放心。”

    简行商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丢下一句,“有事先行离开。”

    众人面面相觑,千盛雪忙打圆场,“好啦好啦,既然目前问题已经解决了,那咱们就先休息去吧。”

    季瑜跟着千盛雪回到院子里,他的主要任务还是辰书离当时交给他的要保证千盛雪江南之行的安全

    千盛雪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季瑜,“季瑜,你想不想回祭昕阁?”

    季瑜没有回答她的话,“姑娘想辰长老了?”

    “当然了,”千盛雪好奇道,“季瑜你事为什么进的祭昕阁啊?”

    “我是公子救回来的。”

    千盛雪听出他并不想跟自己说这件事,索性就不再过多询问,“季瑜,你去盯着他们吧,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你。”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