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汴梁城

    吴年安排了军队的下一步行动之后,乘坐銮舆,率领文武进入了洛阳城。

    千年古都洛阳。

    尽管城中百姓,九成九都离开了。

    城中显得十分冷清。

    但是城市布局,各种建筑,却是值得一看。吴年打开车窗,饶有兴致的观看着。

    銮舆很快来到了总兵衙门外。

    衙门内已经被大内侍卫搜查了很多遍,确保安全。

    吴年率众进入大堂,坐在了首位上。文武大臣分列两旁,井然有序。

    吴年的目光落在了河南巡抚陈龙城的身上。

    中原大战结束之后,朝廷就控制了河南的大部分地区。陈龙城也走马上任,展开了巡抚的工作。

    这一次吴年带兵北上,陈龙城也带着属官来了。

    自古。

    河南地区的治所,都是洛阳。堂堂河南巡抚,就该坐镇洛阳。

    “陈卿啊。有两件事情。”

    “一是洛阳百姓回归的事情。虽然寡人已经让南阳方面,引导部分百姓前往缅甸居住。”

    “但大部分百姓,会回到洛阳。百姓撤离的匆忙,田宅方面,可能会引起混乱。你不可轻忽大意。”

    “二是降兵。与之前处理熊无我的降兵一样。洛阳方面的降兵,也尽量鼓励他们前往缅甸开荒。”

    吴年抬起头来,十分认真严肃的叮嘱道。

    洛阳降兵与熊无我的降兵还是有区别的。

    一洛阳降兵有很多民兵。

    二这一场战争,汉军没有战损,是憋死了洛阳军。因而汉军的兵力不需要补充。

    “请陛下放心。臣绝不会让洛阳出乱子。”陈龙城拱手一礼,斩钉截铁道。

    “好。”吴年笑着点头说道。

    该说的事情也说完了。吴年让陈龙城离开总兵衙门,前往巡抚衙门办公。他则带着近臣,在总兵衙门内转悠了起来。

    为了更好的统帅洛阳兵力,观察洛阳情况。

    衙门内修建有高大的望楼。

    吴年登上望楼,俯瞰洛阳全城,内心中生出满足感。

    最难啃的洛阳已经攻下。随着汉军集结,汴梁、济南就像是风中残年一样,不值一提。

    连下三城,已经不远。

    中原尽入手中。

    “老话说得好,逐鹿中原啊。”

    吴年在望楼上站了许久,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一挥衣袖,春风得意的率领近臣们下了望楼,回去休息了。

    ............

    汴梁城。

    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天空终于放晴。

    地面也恢复了干燥。

    汴梁城与洛阳一样。王霸先提前把百姓遣散了,目前只有军队战兵。

    精兵五万,民兵两万有余。

    虽说洛阳是四战之地,一旦天下大乱,首当其冲。但是洛阳好歹有山川、雄关、黄河作为防御。

    汴梁城除了黄河什么都没有。

    汉军围困洛阳,黄河也随之失守了。

    汉军大将龙且,率领黄河水军、步军数万户渡河,屯兵在汴梁城东外。

    汉军除了训练之外,都是按兵不动。

    剑藏匣内,杀气隐而不发。

    汴梁城中,暗潮汹涌,局势越发不可控制。

    总兵王霸先虽然骁勇善战,能力出众,但是大夏将倾,也是无力挽回。

    第2/2页)

    他心里很清楚,一旦洛阳城破。

    汴梁也会不攻自破。

    气派宏伟的总兵衙门,书房内。

    王霸先坐在椅子上喝茶,神色十分从容。

    输了。

    打仗就是这样。有输有赢。

    没什么好纠结的。

    “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王霸先抬头看去,见到自己的亲兵王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将军。洛阳城陷。总兵武炎殉国。”王运单膝跪下,低头禀报道。

    “武炎啊。”王霸先的脸上露出追忆之色,说道:“我们一起授封总兵,走马上任。仿佛还是昨日。”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抖擞着虎躯站起,说道:“传令全军。民兵不动,精兵集中在城东。”

    “是。”王运心肝一抖,猜测出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恐惧,涌现出了豪情,大声应是,转身离开了。

    不久后,王霸先披挂整齐,在百余名亲兵的簇拥下,策马往城东而去。

    随着军令下达。

    五万精兵,诸大将汇聚往城东。

    因为没有这么大的地方,精兵们沿街站列。王霸先让人搭建起了一个木头台子,走到了台上。

    大将们披甲整齐,策马而立,列阵在台下。

    “哗哗哗!!!!”楚字旌旗,随风飞舞,发出很大的响声。

    王霸先的目光,自左向右,扫视了一遍战兵,心中既自豪,又悲哀。

    这五万精兵,是他一手练就的。

    是天下强军啊。

    但与汉军一比,还是差了一些。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就像熊无我在中原与汉军大战,败的凄惨。

    而他比熊无我还要惨。

    熊无我好歹率兵十万,与吴年大战中原,最后饮毒酒而死。

    他连这个都做不到啊。

    因为军心涣散,没了一口气。

    王霸先深呼吸了一口气,收起情绪,抬起头来大声说道:“健儿们。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都在想。”

    “楚国衰败,汉国兴盛。为楚国送命不值得。”

    “我也告诉你们。刚才我得到了消息。洛阳城陷了。总兵武炎殉国。”

    “啊!!!”

    “这!!!”

    “这不是全完了吗?”

    “这该怎么办?”

    随着王霸先的话音落下,楚军将军、军官、战兵全部哗然,窃窃私语声,让这里成为了菜市场。

    王霸先没有制止,任由军队骚动。

    过了许久后,骚动才勉强平息了下来。楚军上下,抬起头来看向了木台上站着的王霸先,等待大将表态。

    虽说暗潮汹涌,不知道多少人盘算着背叛楚国,投归汉庭。

    但王霸先的威望很高。

    许多人畏惧王霸先。

    “将军。您召集我们在这里,肯定不会无的放矢。请将军示下。”一名老将想了一下后,策马上前,对王霸先弯腰行礼道。

    王霸先点了点头,然后石破天惊道:“兵法,没有必死之地。”

    “所以项羽破釜沉舟,韩信背水一战。现在我要募集壮士,披上两件甲胄,进攻汉军大营。”

    “谁敢与我同去?”